首页 > 言情  > 正文
《两世长安》小说章节精彩试读 长孙景钰安若小说全文
  • 2019-10-2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终遇你
  • 阅读人数:93

两世长安 第六章 颠倒黑白 免费试读

第六章颠倒黑白

萧隐也是一脸无奈,刺的太深了。

“初步,我也没有办法,安若的胳膊伤的太重了,我现在只能让她简单的活动,拿刀拿剑什么今后还是算了吧。不过也幸好是伤的左臂,不太碍事。”

本来就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可听见事实后,还是忍不住失望了一把,隐公子都没有办法,那就是真没办法了。

萧隐回头望了望还没醒的安若,心头一拧,她,怕是又要有好一阵子…

他有什么资格去怪孟子汝呢?他不是也做过同样的事吗?

“你终于肯叫我隐公子了。”萧隐似感叹地对初步说。

初步还自顾自沉迷在伤心中无法自拔,可在萧隐说出这句话后,还是浑身一震。

隐公子,她在情急之下竟然忘了!哎,其实隐公子是个好人,可惜不是个对小姐好的人,虽然过去了那么就,她都无法忘记当年的一幕幕,更何况小姐呢!

明明这两年小姐已经平稳了下来,岂料短短数天之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其实小姐心里从来没有放下过吧,不然为何心心念念覆了天历!

“萧公子,小姐醒了以后还是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萧隐神情有些尴尬,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我先走了吧,安若醒了看见我总归是不好。”

“你们俩知不知道这里还有个人?小爷我是被用来无视的啊!”长孙景皓不乐意了,都把他小初步拐跑了!

初步看也没看他一眼,对着萧隐点了下头。

萧隐也知道自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叹了口气向外走去。

已耗了大半天了,老天果真是阴晴不定,正午时分,骄阳似火,到了傍晚,竟下起了绵绵细雨,萧隐一出门便感受到了那丝丝冷意。

“隐,快回来啊,下着雨呢!”安若在屋内有些着急,都下雨了,天大的事也该放一放,等雨停了再去找皇帝又不是不行!

“不过毛毛细雨,何须担忧?”萧隐觉得安若甚是啰嗦,明明是一个将门虎女,怎的到了他面前这么麻烦!

安若根本没在意他语中的不耐,一本正经道:“我娘亲说过:小雨湿衣衫,下雨总归是有寒气的,对身体不好。”

“哼!”萧隐轻嗤。

感觉都是很遥远的事情了,再也没有人会对他说:小雨湿衣衫了,也再没有人会担心雨水是否会淋坏他的身体了。

是他自己错过了啊!想到自己此次来天历的目的,就感觉他离安若又远了一些。

再次叹了一口气,伴着微微加大了的雨滴,走进烟雾飘渺的街巷,在昏暗低沉的天地间,消失不见。

此时房内。

“小初步你长本事了是吧?还敢无视小爷?”

长孙景皓要被气死了,小丫头片子再不教育教育就骑到自己头上来了!

“你算什么。”初步的语气不带丝毫情绪,这长孙景皓真是自来熟,她跟他很熟吗?

“你…你再说一遍!”

初步根本就不想理他了,感觉拉低自己智商。

刚刚苏醒的安若此刻就听着他们的对话,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然而下一秒,锋利的眼神射向窗外。

“来了,就进来吧。”

长孙景钰推开窗子,一跃而入。

“看来大人就算生了病也没有丝毫懈怠啊!”

安若看了长孙景钰许久,最终叹了一口气。

“四皇子看来做足了工作啊,这一招走的妙。”

长孙景钰不置可否,是他做的,可谁管的着他?

“你若是我这边的人多好,我怎么会舍得伤你呢?太子就是个草包,哪怕你再聪明也难助他成以大器。”

“四皇子这一趟是为了来讽刺我的?”安若皱了皱眉,左臂处传来一股钻心的疼。

长孙景钰俯身,轻拂安若绝美却苍白的脸庞,逆着光,大片的阴影落在安若身上,阳光在他周身铺上了一层金边,宛若仙人。

“我是来看看你是否选择弃暗投明。”

“你又能给我什么?”

“起码,我能保你一世无忧。”

安若冷笑,一世无忧?她需要吗?

“我的一世无忧四皇子可给不起!”

长孙景钰眸中闪过一丝狠意,随机掩下,罢了,孟子汝都够她喝一壶了。深深地看了安若一眼,他倒没想到她这么狠辣的一个人,还会重情义。

长孙景钰走后,安若唤来了初步,询问自己的伤。

初步支支吾吾地死都不说,让安若无可奈何,最坏不过是废了一条左臂嘛,这丫头至于吗?

“安若丫头,你这胳膊用不了了,你动动看?动动看嘛!”长孙景皓也看不下去了,在一旁说了出来。

“啊!”长孙景皓猛地一跳,冲初步吼道:“你踩**嘛!我又没说错!”

初步现在要无语望青天了,我一定不认识这个人,对,不认识。

“呵呵。”安若笑着说,“初步,不至于。”

初步小嘴一厥,大大的眼睛像是要把长孙景皓瞪死一般,但也没在做出什么动作。

“丫头啊,你说你值不值!那孟子汝都告到吏部了,下面报到我这里来,给我气的啊!那还是不是个玩意儿?”

长孙景皓现在在吏部做事,偏偏是个皇子,吏部的人都不敢多亏待,加上虽然平时看起来挺不靠谱的,做起事来又特别让人放心,皇帝也就默许他在那吏部锻炼锻炼了。

“左臂要真废了也好,”安若反倒没有长孙景皓那么气愤,“这左臂就当是报了他在三月宗对我的照拂,若他再不知好歹,我会让他见识见识,安若这个人不是他想象的那么善良懦弱!”

安若不过在家躺了几天,外面就闹翻了天。

都说丞相心狠手辣,面善心狠,杀死了孙家大小姐,却敢做不敢当,孟大人一怒之下刺伤丞相,丞相那头却没有丝毫动静,想必是做贼心虚。

甚至有人,开始质疑丞相的沪州之行。

“外面是变了天啊!”初步看着躺在床上的小姐,想起这两天外头的传闻,就忍不住叹息。

安若看了看窗外,是谁放的风传的谣,她心里清楚的很,长孙景钰,这招走的是妙,可你低估了我安若的狠!

“孟子汝那头怎样了。”

“他?”初步满脸鄙夷,“小姐刚倒下就跑去吏部,非要捉小姐归案,可小姐是丞相啊,吏部那些人不敢管,这事也就放了下来。”

安若轻笑,这世道,权大于天。

孟子汝怕是不会罢休,正好,他找不上她,那她便亲自上门。

皇帝现在是在坐山观虎斗,正好孟子汝安若都是太子身边的人,不管谁出了事对四皇子都是有利的。

“初步,吏部接下这个案子,该怎么审就怎么审。”

初步没想到小姐那么就不说话,一出口就要吓死她!

“小姐,你的伤…”

“死不了。”

初步仰天长叹,小姐和那长孙景皓怎么那么像,该死的死不了。

秋风卷起落叶,因着人多,少了一分萧瑟,大部分百姓都知道今天要发生什么事,出来看热闹的不少,两个大官对上了,又有了饭后谈资。

而此时吏部,长孙景皓十分不正经地歪坐在衙内上座,他就是今天的判案官员。这让其他人松了一口气,两头他们都不太惹得起,既然十三皇子愿意趟这浑水,他们也乐见其成。

“啪!”长孙景皓一拍惊堂木,一瞬间觉得挺爽,接着“啪啪”又是两声。

“咳咳,”清了清嗓子,“传…孟子汝那个大坏蛋和我家亲亲安若!”

两旁的衙役满头黑线,大人,徇私舞弊不能这么明显!

接着,孟子汝素衣白裳缓缓而来,面色苍白,略带疲惫与哀伤,他知道长孙景皓和安若关系好,可失去了这次机会,他这辈子可能都无法为映如讨回公道。

长孙景皓看见孟子汝一身白衣,不屑冷笑,这还守起丧来了啊!笑着笑着,长孙景皓突然觉得不对,安若那妮子最爱这丧里丧气的颜色啊,这撞上了多尴尬。

但随即出现在堂外的大红色身影,让长孙景皓安了心,还好没撞,还好没撞。

安若大步走进,脚下生风,那张扬的红衣在她身后飘荡,发丝微乱,却异常邪魅。

她很少穿的这么夺目,但素净惯了,就有那么些人不把她当回事儿了,她的狂不是靠嘴说出来的,孟子汝,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安若!

孟子汝冷冷地看着安若,鲜红的衣服更衬出她面色苍白,安若,伤没好就敢跟他对薄公堂!

“帅呆了!”长孙景皓发出一声感叹,令人毛骨悚然。

“怎么是你?”安若挑眉。

“丫头看见我是不是很激动?”

“认真点吧。”安若无奈地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将来会不会害了他。

“堂下孟子汝,告安若孙映如,且证据确凿,安若,你可有话说?”长孙景皓也不笑也不闹了,正经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没话说。”安若自顾自地坐上了事先准备好的椅子,单手撑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风情为她增添了颜色,只是,眼中满满的嘲讽。“不是有证据吗?那就拿出来啊,我倒要看看什么叫做证据确凿。”

孟子汝怒目而视,气极反笑,他还不信了,他告不倒她!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