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正文

深夜帮姐姐按摩,这次她竟一丝不挂「立即观看」

《至尊剑神系统》小说在线试读 《至尊剑神系统》最新章节目录
  • 2019-12-09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终遇你
  • 阅读人数:458

至尊剑神 第五章 疯狂 免费试读

“切,嘴上功夫挺强,手上功夫弱得可以,你还不如向龙向虎呢,当什么出头鸟?弱鸡就该有弱鸡的觉悟。实话告诉你,我是有个姐姐,但是你配摸她吗?还是自觉一点,把你姐姐叫上,让小爷过把瘾,说不定开心了还能给你几个赏钱,哈哈哈。”

柳承一击得胜,就开始放声大笑,浑然不知他这句话已经触及了林牧的逆鳞。

血燃秘法作用之下,先前还无法从地上爬起,连连打滚的林牧闻言过后猛咳一声,虽然吐出了一口血,可整个人的气势暴增,那些痛觉好似成了他的力量,支撑着他重新起来。并且因为一心击败柳承的缘故,林牧此刻是有什么力量就用什么,整个人有种疯狂的势头,并不理智,所以无暇思考那阵提示音的来历。

“你......刚才说了什么?”蓦地,林牧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柳承,仿佛一头暴怒的野兽。

柳承也被林牧这股势头吓了一跳,但转念他就觉得林牧是虚张声势,于是清了清嗓子,又说了一遍:“你耳朵聋是吗?那小爷再说一遍,自觉点的就把你姐姐叫上,让小爷过把瘾,那样......”

他话没说完,林牧就跟疯了似的扑了过去,仓皇之中柳承来不及蓄势,匆忙打出一掌,但还是把林牧给逼退了。

“切,你果然......”

嘲讽的话还没从柳承口中说出来,林牧又朝柳承冲了过去,这会儿柳承有所准备了,看准林牧的破绽就在空中来了个回旋踢,又把林牧弄得吐血。

让他惊讶的是,林牧的身体还没有垮,连血迹都不擦拭,大喝一声又朝着他冲了过来。

此后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林牧共朝柳承扑击过去六十余次,渐渐地,柳承都感觉疲惫了,而林牧还跟发了疯似的越战越勇。

蓦地,柳承一个疏忽,没能击退林牧,被林牧的双手掐住喉咙,呼吸困难。

“咳咳咳......你......你这疯子......”

呼吸都成问题,柳承自然很难发力,目光一偏,赶紧向王解求助:“王少爷......救我......救我!”

王解见状,眼神变幻,来到柳承身后,使了个隔山打牛的技巧,拍出一掌,柳承没什么事,林牧反倒是又一次被击退了,而且吐血的情况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严重,倒在地上后没能立刻爬起来,整个人仿佛浸泡在血水当中。

与此同时,王解从储物袋里拿出一颗丹药丢进了柳承的嘴中,吃了那枚丹药之后,柳承的气色立马好转了起来。

“好小子,这股狠劲倒是不得不让我高看你了,你叫什么名字?”望着还在地上咳血和大喘气的林牧,王解沉声。

林牧的底子虽然不如柳承,可狠劲与耐力远胜柳承,若是能够收服,加以培养,也能成为他身边一名不错的帮手。

王解本身就打算在短时间内靠着齐云仙门内门弟子的推荐,成为一名外门弟子,发展自己的人脉,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和人才。

过了一会儿,林牧总算起来了,但不完全是靠着自己,还有薛清的帮忙。

这时薛清的眼中已经有泪花闪动,看到林牧这副模样就觉得于心不忍。

林牧看着王解,许久没有说话,把嘴角的所有血迹都擦干净过后,他才咧开嘴角,对着王解似笑非笑地说道:“我叫林牧......呵呵,这才哪到哪,就觉得我狠了?王少爷,一句话送给你,看好你这位姓柳的跟班。我这个人不识趣,打狗也不看主人的,你要是哪天疏忽了,让我找到机会把他给弄死了,我可不会向你道歉。”

“你!”王解还没什么反应,柳承的脸色就已经阴晴不定,正要冲过去的时候,王解伸手将柳承拦住。

“已经够了,不管是你死还是他死,都触犯了齐云仙门的禁忌。有仇怨的话,你们就在成为外门弟子后决战生死台吧。”说完这句话后,王解就领着柳承等人踱步离开。

看到这,林牧在心里倒是对王解高看了一眼。

这人的行事风格他虽然看不惯,但真的有一种领袖的风范,比柳承强多了。

“林兄弟,你怎么样?”向虎的伤势比起林牧轻多了,待王解走后,立马过来关切地询问。

“没事......死不了的,对了,那个领头的,什么来头?”林牧服下薛清交给他的一枚丹药后,深呼吸了几口气。

“他叫王解,是天心国一名太守的儿子,虽然不是长子,但地位也不低了。”向龙这时也走了过来,对林牧说道。

“太守的儿子......看来嚣张跋扈是家传的咯。”林牧的眼睛虚眯,眉宇间释放出一股杀气。

“哇,薛清,你的丹药好厉害,我感觉林兄弟这会儿又生龙活虎了。”向虎说着,摸了摸林牧的胸口,虽然上面的血迹还没干,可林牧的伤口明显有了开始愈合的趋势,他看向薛清的目光也变得惊异起来。

“只是普通的养血丹而已,是他身体好。”薛清回了一句过后,将林牧搀扶到石凳上坐下。

过了一会儿,在养血丹的作用下,林牧的脸色显得好了一些,眼中那股疯狂劲也消退了。

看到薛清和向龙向虎两兄弟还围在自己身边,林牧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不用担心我,都说了死不了的,而且咱们同在一个屋檐下,是朋友,有人来找麻烦,我出手也是应该的。与其在这看着我,不如去把那个勺子捡起来,时间久了沾的灰尘就多了。”

向龙闻言,目光在院落里扫视了一下,结果却是大惊失色:“林兄弟,我是不是眼花了?那勺子我刚刚看见还在的,怎么转头就没了?”

“啊?不应该吧。”林牧的眼神也是跟着望了过去,果真没有发现那勺子的下落。

正当林牧觉得奇怪的时候,一个让他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他那沉寂的丹田里突然发出一道愤懑的女声:“残心为天,残血为地,这什么鸟咒语?早就觉得上一代宿主不靠谱,非说自己是从异界来的,搞什么科研,弄什么,现在好了吧,死了还一堆破事!先是让我变成勺子,现在又让我住进一个毛头小子的丹田。至尊剑神......到底是炼他还是炼我啊?”

“......什么剑神?什么?你到底是哪位?怎么钻进我丹田的?”由于太过惊讶丹田内部突然传出一道女子的声音,林牧自己都忽略了现在他可以用心念沟通丹田里这个奇异存在的事实。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