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侠  > 正文
《离宫恨》小说完结版精彩阅读 第18章 春烛台
  • 2019-02-20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风苍溪
  • 阅读人数:2795

离宫恨 第18章 春烛台 免费试读

洛汐转悠了几步就懒得动了,干脆让人布置了些茶点在花园的亭子里坐着吹风。

花夭消失了一会儿,捧着一怀花朵笑吟吟地回来:夫人,送给你。

洛汐眼眶红了,曾几何时,凤夜栩也捧着一怀花儿笑着送给她。

管家恭敬地进了亭子:夫人,有一封你的信。

洛汐收敛起不好的情绪,接过:谢谢。

夫人…算老奴求你,你就去劝劝仙君吧?留一个魔族女子在宫里,实在是…管家犹豫着开口:实在是不成体统。

你以为我是什么身份地位?他会听我的吗?洛汐扯了下嘴角:我何必去自取其辱。

“洛汐也太妄自菲薄了。”

一声娇笑传来,随即一个穿着绿色衣裳的清魅女子从花道里走了出来。

乔月儿走上亭子,扑面而来的香味:不过你们凤凰宫的人对我也真不友好,我可是你们仙君带回来的,又不是我非要死皮赖脸呆在这儿。何必遮遮掩掩的想着要怎么赶走我呢?

洛汐心头一跳。

“老奴告退。”管家脸色变了变,连忙走了。

我来了这儿几天了,听说你身体不好,所以一直没有去拜访你。乔月儿慵懒地坐下,把玩着一只茶杯:你好有闲趣。

洛汐撇开视线:我先走了,你慢慢赏花吧。

等等。乔月儿收起那副散漫的模样:洛汐,恨不恨凤夜栩?他这样对你,你的元丹都还在他那里呢,我给你拿回来好不好?

洛汐越来越不解: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想和你合作啊。乔月儿淡淡地开口:我是一个魔族,魔族嘛…心狠手辣野心勃勃的。

虽然没说出合作的内容是什么,可是想也知道是不利于凤夜栩的事情。

你别想对凤夜栩做什么!洛汐咬了咬下唇,手缓缓握紧:我永远不会和你合作,你还是趁早死心吧。

乔月儿拍了拍手掌,依旧笑着,只是眼里已经没有了温度:很好,我希望你能够坚持你的痴心,接下来我可不会再对我的敌人客气了哦。

乔月儿目的不成也没有多留。

夫人,那个乔月儿…花夭之前眼观鼻鼻观心的装透明人,实际上听的一清二楚:她来凤凰宫实在是不安好心啊,仙君会不会被她骗?

洛汐眼里有些纠结,凤夜栩他总有一天要死在牡丹花下。

“去春烛台。”

春烛台是凤凰宫最高的地方,推开窗就可以看到远处仙气浮动的湖泊,更远的地方是一片繁茂遮天的槐树林。

此时正是槐树花期,若白云一般,清风吹拂来满面甜腻腻的花香。

“怎么出去了?”凤夜栩已经醒了,揉着额头觉得精神不是很好。

乔月儿拿着着几支带着流苏般花苞儿的槐花枝,抿嘴笑:看下面花开的很好,就去折了几枝,你不会介意的吧?还是怕我出去冲撞了汐夫人呢?

“你遇到她了?”凤夜栩皱了皱眉。

那么在乎,还要装作不在乎的模样。乔月儿暗暗腹诽,嘴上却字字都会斟酌,依旧笑的好看:遇到了,她在赏花,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呢。

“仙君似乎很惦念夫人,可以一起去花亭喝杯茶。”乔月儿漫不经心地开口,把花插在了花瓶里。

凤夜栩冷笑了一声:我怎么会惦记她?她最近和一个人间男子关系那么亲密,也难怪心情不错。

人不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嘛。乔月儿嘴角一勾:不过仙君放心,我看夫人最在乎的还是你。

凤夜栩却觉得乔月儿的安慰很讽刺,端起酒杯又喝了杯酒,心里烦闷得很。

仙君到底是在意明夫人走了,还是在意汐夫人和别的男子好了呢?乔月儿忍不住开口询问,笑眸里闪动着狡黠:你故意装作宠爱我,却不肯碰我,还是放不下汐夫人吧?

凤夜栩果然沉默了,冷睨了乔月儿一眼:你最好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擅自揣测我的想法,你暂时还有用处。

乔月儿脸色变了变,有些不甘心:仙君,我不会再逾距了。

“最好如此。”凤夜栩没再多看乔月儿一眼。

没过多久,春烛台就迎来了不速之客。

“凤夜栩,我有事想和你说。”洛汐一进来就直奔主题,花夭拦都拦不住。

其实以他们现在的关系,洛汐来劝告一心沉沦的凤夜栩实在不是好的决定。

怎么舍得就在凤凰宫?真爱呢?凤夜栩冷笑一声,眼神莫测地靠在榻上:寂寞了?想起我了?

“我是想和你说正事。”洛汐眉头一皱。

凤夜栩站了起来,逆着光,微风吹起长发。揽过乔月儿,慢步走到洛汐面前,垂眸看着比自己矮上许多的洛汐,抬起她的下巴。

你说什么我就要听吗?洛汐,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看看你这幅模样,哪里能和月儿比,能有人看还真是不容易。凤夜栩盯着她的眼睛:不过我提醒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不然,我就只能再写一次休书了。

我真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在意你的死活!洛汐不客气地拍开凤夜栩的手:你就死在你的温柔乡吧!

凤夜栩心里升腾着一股怒火,拽住洛汐的手腕: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恩?

洛汐看了眼靠在凤夜栩身侧的乔月儿:至少我和青炙是清白的!

你还敢说你们是清白的?凤夜栩满脸嘲弄:搂搂抱抱甚至孤男寡女一起过夜,你还好意思撇清关系,你忘记你当时是怎么说的了?

洛汐眸光冷冷:我和青炙认识了上千年,他可比你正派多了!

不错,还是青梅竹马。凤夜栩甩开洛汐:那我应该成全你们才是,不过,我向来不容许别人损害我的名声,你最好安分一些,你的奸夫落在我手里,可轮不着个好下场。

花夭及时扶住了洛汐,一脸不忍:夫人…

乔月儿看戏也看得差不多了,劝解道:仙君你别生气,想必汐夫人只是气你才和别人一起罢了,或许是清白的也说不定啊。你以前对汐夫人那样…她有些怒气也正常的。

怒气?呵,她的为人我还不清楚。凤夜栩转过身,看着窗外:你走吧,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再上春烛台,也不许再干预我的事…你没资格。

洛汐眸里闪过一丝悲哀:乔月儿接触你别有用心,不管你信不信,我只求问心无愧。

洛汐被花夭扶着,走到门口,突然开口:凤夜栩,等有一天我对你的感情消磨殆尽了,我就会离开的,应该也不远了。

你敢!凤夜栩回头看着洛汐单薄的背影,恶狠狠地开口:如果你敢离开,上天入地我都会找到你,你别想那么轻易就离开!

洛汐脚步一顿,又沉默着走开了。

明明是可以说的很动听的情话,到了凤夜栩嘴里却变成了恶毒的威胁。

洛汐觉得可笑,如果她真的想离开了,玉石俱焚也无所谓。

1下一页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