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理  > 正文
」玄宇接下祈焰的话,「也就是在说我
  • 2019-03-2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赞助者
  • 阅读人数:399

章六 「回来了?」坐在椅子上,男相关搜索玄宇的意思是什么子轻声的问着方才开门回来的人。

看向声音的来处,开门的人在一片黑暗中点了下头,「干什么不开灯?」 「开不开灯都无所谓,反正也

智恩和玄宇哪集在一起

看的到。

」带着戏弄的语气,椅子上的人轻笑了声,「对方已经如你所料的发现了吧?」 「嗯。

」走到墙边,他打开电灯的开关,然后看向坐在椅子上,与自己近乎相同容貌的男子,「你那里进行的怎么样?」 「说到这个,我明天要和小组的人一起执行任务,会不在家几天。

」微笑说着,站起身,有着红瞳的男子走向他。

就像在照镜子一样,脸型、发色、眼角眉梢、就连笑容都一模一样,有如分身一般。

唯一不像的,只有那天差地远的瞳色。

有着蓝瞳的他看着自己的分身,「那就拜讬你了。

」 点了下头,红瞳的男子勾着微笑。

「直烈。

」 「凛夜那家伙又塞车?」看着手表,玄宇不悦的说着。

实在很不想用同一句话来婊人的祈焰,还是冷冷的说:「这个时间能塞车也是满厉害的啊。

」 「你就没有别句吗?」玄宇白了祈焰一眼,「不过他再不出现,我们可就要放生他了。

」 看了眼莫名烦躁的玄宇,祈焰劝着他:「就算放生他完成任务,也一点用也没有,话说你平常的耐心是去哪里了?今天没带出门?」 「那个家伙就最好给我快点!」玄宇被祈焰这一劝,情绪整个爆炸了,「说到底都是这个任务太烂!」 「虽然我也打从心底觉得这个任务很烂,但这攸关我们以后的何去何从,还是认命吧你。

」祈焰无奈的说着。

是的,这个麻烦的任务,就是夜访下一个杀手科的赞助者,而且还是指定的毕业小组任务。

撇除毕业小组任务本身的压力,他们的身上可是背负着整个杀手界的存活,脾气再怎么好的玄宇,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脾气,而压倒玄宇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那个赞助者现在还被关在监狱里的事,也是他们两个会身在此处的原因。

倚着暗巷里的墙,祈焰远远望着对面监狱外的层层围墙,跟围墙后面,多到有点夸张的雷光束墙,在脑子里缓缓计画要怎么翻过这些障碍,然后进到里面去把赞助者给劫出来。

比起这个,其实祈焰更想知道,那个赞助者到底是怎么人在监狱,还有办法跟取得联系,还说服叫他们来劫狱。

「你有任何进去里面的头绪?」玄宇情绪稍微冷静一下后问着祈焰,「听那说明,我们只要成功进到里面,那个赞助者就有办法跟我们接应。

」 「我最多只能过围篱,雷光我没办法。

」祈焰缓缓说着:「如果你有办法骇进他们的系统把雷光关掉,争取多一点时间,或许可以。

」 「等凛夜到了再说吧,只有你一个人太勉强了。

」玄宇敲着笔电,语气不悦的说:「他妈的塞车的浑蛋!」 「太大声了啦玄宇。

」凛夜悄悄的出现在玄宇的右边,吓的玄宇差点把笔电给摔了,左边的祈焰连忙摀住玄宇的嘴巴,以免这神经病损友的叫声毁了一切。

「你倒是出个声啊……」玄宇推开祈焰的手,调整着凌乱的呼吸,「你又在干什么,怎么迟到了?」 「塞车。

」凛夜灿笑说着。

……以后绝对不能在别人背后乱讲话,玄宇在心里暗骂着自己。

「别说笑了,快点干正事。

」祈焰伸手在两个正在互看的组员间挥了挥,「快跟凛夜说我们的计划。

」 吓到一个差点心脏病发作的玄宇轻咳了一下,「说我们只要进去里面,他就有办法可以跟我们接应。

」 「感觉真是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玄宇扮演者?」凛夜微笑说着,「那个赞助者的确切位置呢?」 「不知道。

」玄宇边说边摇头:「基本上只要闯进去,然后不要引起太大的骚动,他就会跟你们接应了,先说,我只能把雷光关掉30秒,30秒之后如果你们没有成功进去里面,就会引起警卫的骚动喔。

」 「那我们进去之后,就要自己想办法躲警卫然后等他跟我们联系?」祈焰忍不住吐槽,「还真是一个完美的计画。

」 翻了个白眼,玄宇无奈表示自己已经尽力了,然后递给祈焰一个耳机,「你们两个拿着这个吧,要出来的时候在跟我联系。

」 接过耳机,祈焰缓缓戴上,然后问着玄宇:「你说你只有30秒对吧?」 「没错。

」玄宇叹了口气,「我已经研究过这里的结构了,如果从这个方向进去的话,穿越雷光束墙之后就会抵达一个小门,进去之后附近应该有一个警卫的据点,那里可以让你们躲一下。

」 「了解。

」凛夜点头接受玄宇的计画。

「好了你们快点行动吧。

」玄宇把视线拉回他的笔电,手指敲下enter键,「10秒之后雷光束会关闭。

」然后玄宇低声叮咛着两个组员,「记得活着回来。

」 双双点头,祈焰和凛夜转身走出暗巷,灵巧的攀上围墙,晃过围墙上面的通电线圈。

两个人安全落地后,等着眼前致命的雷光束渐渐消失,光束一消失警铃马上大作。

「快点。

」祈焰拉着凛夜奔向前方不远处的小门,握住门把,祈焰使用异能,握紧门把的手燃起熊熊烈火将门锁破坏,闯进监狱里面。

「你!」见祈焰动手破坏门把的手法,凛夜有些惊讶的叫了声。

「抱歉晚点在跟你解释。

」祈焰看着一脸惊讶的凛夜勾起微笑,「等一下尽量躲在我后面。

」语毕,祈焰从腰际间拿出手枪并上膛,然后开门。

门一开,祈焰拉着凛夜开始往前冲,果然在不远处就有个像是玄宇说的警卫据点出现。

祈焰缓缓放慢脚步,静静靠上门旁的墙壁,回过头要凛夜安静别出声后,握住门把,迅速一开,朝着坐在椅子上,来不及反应的警卫俐落的开了几枪,然后回头对凛夜微笑说着:「快进来。

」 表情惊恐的凛夜显然有点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

相关搜索玄宇的意思是什么

么事,快速走进据点,带上门,凛夜语带抱歉的说着:「我好像有点没用……」 「没关系。

」祈焰笑了声,一脚踢开警卫的尸体,坐到椅子上,「从我第一天看到你,就料到了。

」 「……?」听到祈焰这句话,凛夜愣住了,不知道祈焰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疑惑的问:「什么意思?」 「没什么,开玩笑而已。

」祈焰似乎也停顿的一下,随即转换话题,「你帮我找一下那个赞助者住哪个牢房,你应该有看过赞助者的照片吧?」祈焰边说边看着眼前这一格格监视画面。

狐疑的点着头,凛夜也定睛在监视画面上,然后他发现有个画面里的犯人,正在对他微笑挥手……这就是玄宇说的接应? 有点无言的凛夜拍了下祈焰的肩,「祈焰你看这个。

」 转过头,祈焰看向凛夜手指的方向,露出一个讶异的表情,「还真的是接应啊。

」 凛夜跟祈焰双双沉默了一下之后,凛夜问着:「……现在怎么办,过去劫?」 「当然,我们如果放他出来,他会被警卫打死的。

」祈焰边说边在脑袋里转着如何过去的方法,然后祈焰的视线定睛在地上的警卫尸体上,「我想到一个好方法了。

」站起身,祈焰拉起警卫的尸体,脱去上面的制服之后,套到自己身上,也顺便塞给凛夜一套。

「放心好了,你看外面的警卫现在正因为刚才的警报乱成一团,守备很松散,很容易就可以过去的。

」指着萤幕,祈焰对不安的凛夜说着:「记好房号,然后躲在我后面就对了。

」 虽然心里还是非常不安,但凛夜还是接过祈焰递给他的牢房钥匙跟警卫的枪,默默跟在祈焰身后走出据点,朝着刚才查到的牢房确切位置前进。

不过一切就像祈焰说的一样,警卫都跑去忙刚才的警铃大响意外,直到他们走到牢房前,都没人发现他们怪怪的,这不禁让凛夜深深怀疑,这些人的眼睛到底有没有问题…… 走到目标牢房后,祈焰轻敲了玻璃的房门,然后里头的赞助者回过头,缓缓走到门前,「还真的进来了。

」赞助者微笑说着。

「接下来出去才是重头戏呢,你有什么好方法?」祈焰低声说着,「你跟玄宇说,你会接应我们的。

」 「那就……看我表演,然后别跟丢了。

」赞助者微笑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要凛夜立刻开门。

然后警铃再次大响。

祈焰立刻开门,让赞助者出来后,把凛夜往身后一拉,朝着附近的警卫疯狂开枪。

「走这边。

」赞助者在警铃的巨响声中大吼着,然后头一转,朝着祈焰他们刚才来的反方向奔去。

抓住凛夜,祈焰连忙跟上,开枪的手从没停过。

幸好祈焰跟凛夜跑的够快,否则根本就追不上那个狂奔的赞助者,与其说狂奔,不如说是瞬间移动,而且移动的媒介还是一个一个着他们冲过来的警卫。

惊险闪过一个个警卫尸体,祈焰很庆幸自己是异能者,反应够快,要不然自己肯定会被绊倒然后摔个狗吃屎,不过才刚这样一想完,旁边的凛夜就实现了他的幻想。

「凛夜!」祈焰惊恐的大喊了声,停下脚步,回头冲向扑街的凛夜。

「抱歉……」凛夜拉住祈焰的手缓缓站起,然后祈焰看到凛夜身后不远处有好几个紧追不舍的警卫,举枪瞄准着凛夜。

猛的一拉,祈焰与凛夜一个旋转,祈焰以背挡下了原本要打在凛夜身上的子弹。

「祈焰!」凛夜惊恐的大吼着,这个疯子在干什么啊! 「不是叫你躲在我后面嘛!」祈焰冷冷喊着,然后推了凛夜一把,「给我跑啊!浑蛋!」接着又中了两枪。

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凛夜重新跑了起来。

在确认凛夜离开警卫的程范围之后,祈焰缓缓转身,右手燃起烈焰,朝警卫甩出一团火球,然后火球在碰到地板的那瞬间,猛烈的爆炸。

转过身,祈焰继续跑,追上赞助者跟凛夜。

暂时跑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之后,赞助者一脸悠閒的擦着匕首上的鲜血,看着气喘如牛的凛夜问着:「怎么只有你?」 「祈焰在后面……」喘到一个不行的凛夜小声的回答着,他可是费尽全力才总算是追到这个该死的赞助者的,就不能让他喘一下吗…… 过没多久,祈焰就现身了,皱着眉神情有些痛苦。

「祈焰你没事吧?」见祈焰出现,凛夜冲上前,担心的问着,「你刚才……」 「没事。

」祈焰冷冷的推开凛夜,「剩没多少时间了,那些人很快就会封锁外面,你要怎么出去?」祈焰看着赞助者问着。

「这边。

」赞助者微笑说着,然后领着两个人走到一旁的小门。

他们似乎绕了一大圈,来到监狱的另外一端,祈焰跟在赞助者的身后一边想着。

被祈焰推在前面走的凛夜根本来不及问祈焰的伤势,只好缓缓跟上。

「叫你的好朋友关雷光囉。

」走到门前赞助者回头对祈焰说着,「而且你要开门。

」 祈焰按下早就塞在耳朵里的耳机,呼叫着外面的玄宇,然后blood玄宇扮演者走到门边,用同样的方法破坏门锁,领着赞助者跟凛夜冲过雷光束的范围,翻上围墙,成功逃出监狱。

「直接回学校,到那里再说。

」祈焰平淡的跟耳机那端的玄宇交代了几句,便窜进附近的小巷子,逃离现场。

把赞助者带到办公室之后回到宿舍的祈焰,一进宿舍房间就直接晕倒在地,吓了正在聊天说笑的佐竹跟玄宇超大一跳。

「祈焰!」凛夜跟佐竹同时冲上前扶助祈焰。

皱起眉,玄宇赶紧叫两个惊慌失措的友人把祈焰安置到床上,然后翻出佐竹的箱,不解的问凛夜:「祈焰怎么会受伤?」 「他帮我挡了子弹……」带着歉意,凛夜缓缓的说着:「非常抱歉……」 「啊哈哈哈。

」看了眼急的都快哭出来的凛夜,玄宇突然大笑了起来,「不用道歉啦

智恩和玄宇哪集在一起

,反正这家伙死不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还陪你们走回来?而且佐竹你不要哭啊!」玄宇连忙抽了两张卫生纸塞给佐竹,「祈焰没事的啦,快去帮我找小钳子跟湿毛巾。

」 祈焰紧闭双眼,脸色惨白的样子实在很难让人觉得会没事…… 「等一下场面会有点恶心,建议会怕的人快闪。

」玄宇边说边动作熟练的剪掉祈焰的上衣,拿起佐竹刚才去沾湿的毛巾,轻轻擦拭着染满祈焰鲜血的背,然后祈焰的背完全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 看到这画面,佐竹连忙转过身,跑出房间。

「到底是中几颗啊?」玄宇皱眉摇头说着,「凛夜你过来压住这家伙的手,佐竹去把门关起来。

」 一脸茫然的凛夜走到床边,照着玄宇的指示压住祈焰的两只手,而在房间外面的佐竹缓缓把门关上。

拿起消毒水,玄宇把药水轻轻往祈焰的伤口上一倒,祈焰立刻张眼醒来,凄厉的惨叫着,被凛夜压住的手奋力的挣扎,吃痛的回头看向玄宇,火红色的眼瞳好像燃烧着火舌一般,「住手啊!」祈焰痛苦的吼着。

「给我闭嘴,我在帮你处理伤口。

」无视祈焰的怒视,玄宇继续往祈焰身上倒消毒水,「你要是敢在这里失控,我跟凛夜都会被你打死的。

」 继续惨叫着,祈焰根本就痛到没听见玄宇在说什么。

听祈焰这样叫,一旁的凛夜有点于心不忍,压住祈焰的手似乎松开了一点。

但这一松手,两个人马上被祈焰的挣扎波及,玄宇还被祈焰踢到床底下。

「凛夜你不准松手!」玄宇吃痛的大吼着,然后趁祈焰还没爬起来,伸手往祈焰的背轻轻一拍,祈焰马上惨叫,痛到趴回床上,凛夜也见机压制住祈焰。

「不准动!」拿起小钳子,玄宇快速的拔出伤口里的子弹,然后拿其他的药物擦在伤口上后,将纱布轻轻盖到伤口上,「结束了啦,别再叫了。

」玄宇拿毛巾擦着手上的血,对祈焰轻声说着。

「……。

」停下惨叫跟挣扎的祈焰无力的调整呼吸后,闭上眼沉沉睡去。

站在床边,凛夜看祈焰睡着之后,疑惑问着玄宇:「你说他死不了是什么意思?」 「他是异能者啊,啊,对齁你还不知道。

」玄宇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着:「异能者除非是心脏被挖出来或是被砍头才有可能会死,要不然受什么伤都死不了的,佐竹你可以进来了!」 「异能者……」凛夜若有所思的说着。

然后门外的佐竹缓缓开门,一脸害怕的走到祈焰旁边忧心的问:「真的没问题?」 「安啦,他明天就会好了。

」玄宇看着两个小题大作的好友说着,「如果没好的话再送医院也不迟。

」 听玄宇讲得这么胸有成竹,凛夜跟佐竹也只好暂时停止担心。

「我明天还要上课玄宇清潭洞,就先睡了,你们早点休息。

」佐竹在整理完东西之后,抱着不安的心情躺到床上,「玄宇你今天要留在这里?」 「我晚点再走。

」玄宇坐在祈焰的床尾边敲着笔电,「佐竹你快睡吧,凛夜你也是。

」 看玄宇好像会待在这里照顾祈焰,佐竹才安心的睡着。

刚洗完澡出来的凛夜擦着头发,缓缓弄干头发之后跟玄宇寒暄几句,也上床睡觉去了。

过了一会儿,见两个友人都睡着后,玄宇拍了一下祈焰,小声说着:「别装了,给我起来。

」 张开眼,祈焰缓缓坐起身,低声说着:「我的演技是不是又更上一层楼了。

」 翻了个白眼,玄宇关上笔电,把祈焰抓到房间外。

两个人倚着墙沉默了一会儿。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

」祈焰活动着肩膀,抢在玄宇之前开口:「凛夜那家伙不是凶手,但他的确是异能者。

」 「你就这么确定?」玄宇皱眉说着,「而且他是异能者,你这次子弹不就白挡了!」 「不管他是不是异能者,他都不可能是凶手的。

」祈焰坚定的说着:「我今天跟他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的异能属性我感受的非常清楚。

」 「所以你这么肯定的依据,就是你昨天说的异能者之间的感应?」玄宇冷冷的说着。

叹了口气,祈焰拍了玄宇的肩,「没错。

」 皱着眉,玄宇疑惑的问:「如果他真的是异能者,那你为什么要帮他挡子弹?他跟你一样打不死啊!」 祈焰轻笑了声,没打算回答玄宇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凛夜要是拥有纵空间的能力,那就证明佐竹没眼花,也可以合理解释他怎么能移动的这么快。

」 玄宇理解祈焰在说什么,自己那天的疑惑也可以得到合理解释。

点了下头,祈焰勾起一个微笑,回答玄宇刚才的问题:「而至于这次帮他挡子弹,就当作是他没杀佐竹的回礼吧,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猜测他变成异能者的时间不长,大概还不知道异能者打不死、也没有痛觉的这件事,看他今天的动作我就大概知道了。

」 玄宇沉默了一下,算是接受了祈焰的推测,「所以说,凶手的人选就只剩下双胞胎的另外一个?」 「没错。

」祈焰微笑说着,「昨天晚上他可是站在屋顶上看着我们呢。

」 「我知道你昨天说过了……」玄宇翻了个白眼,拜讬别再说这种会让人毛毛的话!「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们来打个赌好了,玄宇。

」祈焰勾起一个坏笑,「如果我是那个凶手的话,我会尽可能降低知道自己犯案线索的人数。

昨天晚上,他同时看到了我们,而基于我刚才说的凶手心理,那他接下来很有可能会杀死知道线索的人,来降低自己被抓的机会。

」 「然后他会先挑比较好下手的?」玄宇接下祈焰的话,「也就是在说我?」 「真聪明。

」祈焰笑了两声。

「那你要赌什么?」玄宇冷冷的看着祈焰,「你不会是想要让我当饵吧?」 点了两下头,祈焰缓缓说着:「我要赌的东西,是人性。

」 「啊?」玄宇疑惑的叫了声,「你在说什么啊?」 没打算解释的祈焰一边催促着玄宇赶快回家休息,一边开门走进房间。

「要真的被你说中了,我不就死定了?」玄宇拉住要走进房间的祈焰,不悦的低声说着:「我会被杀的。

」 「所以我说,我要赌的东西不是你的命,是人性。

」祈焰缓缓说着:「你就安心的回家吧,不会有事的。

」语毕,祈焰甩开玄宇的手,把门带上。

……无语看着门板,玄宇完全没办法理解祈焰在说什么,但也不好在跟他吵,免得把佐竹跟凛夜都给吵醒,摸摸鼻子,玄宇只好默默回家等死。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