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理  > 正文
THE接近,接近传感器
  • 2019-03-2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赵权
  • 阅读人数:328

the 30 ~接近~ 7接近英语月29日   pm11:00     警局 赵权拿着一叠文件来到电脑前快速敲打键盘,似乎正在搜寻某些档案。



接近的近义词

在局里的神童对于赵权这个举动也感到相当好奇「还没下班阿赵组长,有什么事吩咐我就行啦都这个时间点了干嘛那么认真。

」 「没关系这事我自己来,你也知道当我一认真起来就是全神贯注只想抓到凶手。

」 神童来到赵权身后看了眼桌上的资料再比对电脑的画面才搞清楚状况「这案件不是郑秀妍之前追了很久都没有进展的那个?难不成英明的赵组长.....喔不应该是下届的赵局长已经掌握凶手的真实身份。

」 以往的赵权此刻绝对会和神童一搭一唱来损秀妍,但现在却有点反常为她说话「你傻啦....就算我再怎么讨厌郑秀妍她的能力都是无庸置疑,既然她都一无所获我又怎么可能抢在她前面找出凶手? 不过我必须说她对此案件有私心所以被自己双眼蒙蔽也是有可能,掌握凶手的身份我不敢说....怀疑的人倒是有。

」 「那你觉得凶手会是谁?和你现在查的东西有关吗?」 「这不是废话吗!没有关系我查心酸的阿!你去忙你的别来吵我,再说我要是能在郑秀妍被放出来前抓到凶手那肯定会让她从此以后在我面前抬不起头来,而且这案件之大只要我搞定了下届局长就非我莫属。

」 望着赵权这忽冷忽热的反应神童也很识相的闭嘴不再多说,但回到值班桌前却无意间看到萤幕里面全都是三年前连续杀人案件被害者的相关资料,在这之中包含了家属、朋友、情人或是老婆,最后赵权将其全部列印出来拿在手上便走出警局,看来又要彻夜办案了。

赵权会有疯权的绰号不是没有原因,因为照这个情况看来肯定是准备要去打扰别人的休息时间。

以他的性格即使被民众抱怨也完全不在乎,谁叫他最爱在此时拿妨碍公务出来吓人。

=================================================================================================== 除了赵权一反常态的积极查案外还有一个人相关搜索接近也是如此,那就是秀妍的妹妹秀晶。

她看来也是复制了姊姊想要抓到凶手的精神,不过比起这个她更想让秀妍早点走出监狱。

不是凶手的姐姐却被yuri诬赖而抓走这口气她是怎样都咽不下去,所以才在局里加班想要找出更多姊姊不是共犯的证据。

要证明秀妍不是共犯首先就要交代清楚四名死者死亡时她人在哪里,若还能从徐玄和允儿身上取得秀妍不是共犯的口供那当然是最好。

只是当秀晶逐渐将资料凑齐后却有了不一样的想法(等等.....yuri故意让姊姊和她关在一起不可能是吃饱没事想报复,她比谁都清楚姊姊不是共犯那还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为什么我总有股不好的预感......希望不要出什么大事。

) =================================================================================================== pm11:50 完全没和任何人说自己要去哪的赵权此时人位在一间郊区的房子外,在按下电铃前则是再三确认手上的资料。

其实他会前来此地是想证明自己的猜测无误,在此之前他早已将自己怀疑的对象选经过筛选,像是打电话确认有无回应或者是否还居住在原地址之类的。

他坚信住在这屋子里面的人正是此案件关键的藏镜人,至于为什么要找这个人就和他之前在警局发现的疑点有关。

只是赵权可以发现的疑点秀妍却无法发现,关于这点就要从两人不一样的个性说起。

秀妍是个非黑即白的警察,赵权却是充满了灰色地带的警察。

虽然两者的想法差异不大但对于案件来说却成为了重要的分歧点,在整个事件中秀妍若不是因为始源笔记本上认为有共犯她可能真的会相信只有一个凶手。

不过对于赵权来说却没有这些先入为主的刻板印象,因此才能客观比对尸体上的外伤和做案手法。

他和秀妍不一样的地方是喜欢挖掘不起眼的线索,而且在他心中有个理念~无风不起浪    事出必有因~这才符合人类行为学上的观点。

任何既定的结果都

无限接近永不相交

可往回推敲找出发生的原因,凶手也蓄意接近是人不管再变态再凶残所挑选的死者、犯案手法甚至是弃尸地点都不可能是恣意妄为下的行为,或许凶手本人并无感觉但潜意识行为会说明一切。

赵权习惯将重点放在尸体被发现时的时间和地点,除此之外他更在意被害者是死了多久才被警方发现,毕竟死亡当下到尸体被发现前的这段时间能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于是总结以上这些观点所观察到的结果将得出一个惊人的事实,这部份也是警方不曾去注意到的。

那就是第7名死掉的小孩和前6名死者所呈现的状态可以断定非同人所为,这不同人的定义不是说两名共犯上手法的些微差异而是根本上的差异,除了9的伤痕不一样尸体被发现时的死亡时间也不一样。

针对这部分可以稍微解释一下,前6名死者被发现尸体时都是死亡时间超过9小时到12小时不等,最后一名却不到4小时。

撇开这个不被警方认可的观点外令赵权感到最诡异的是尸体状态,有着雨夜杀人魔称号的凶手可不是浪得虚名,将前6个尸体死亡时间往回推都是有下雨的夜晚唯独第7名死者不是这样。

其中的疑点包含了没下雨、脸部焦黑和9伤痕的不同,这些都是赵权认为不合理的地方。

可是警方却在抓到yuri后使其合理化,并对社会大众说就是有这些和前6名死者不一样的犯案手法才导致她落网,以至于案件的真相随着结案一并被掩盖掉。

在赵权的假设中杀死第7名死者的人和前6名的人是不同夥的,这样的差异并不是主谋和共犯间手法上的不同反倒像是个模仿犯所为。

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点这么做?关于这点就只有赵权本人最清楚,而现在就是印证推论的时刻。

=================================================================================================== 赵权按下电铃没多久就有个男人出来开门「你好,我是刚刚和你通过电话的警察不知道现在能否稍微打扰一下,我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 通常赵权都会比较和善的开始第一句话,假如对方不愿意配合的话才会拿出一接近传感器些小市民不懂的法律来吓唬人。

「这有什么问题反正我也还没睡能帮助警方查案也是种荣幸,再说在电话里头你不是说和三年前的杀人案有关,既然如此身为受害者家属的我当然也希望真凶早日被抓到。

」 其实赵权有点讶异自己三更半夜造访居然没有吃闭门羹,纵使感到有些奇怪但能够顺利查案对于目前来说才是最重要。

一进到屋内他便发挥警察本性仔细观察里面的装潢和摆设,清一色都是木头做成的家具且没有过多杂物,唯一最多的东西就是各种装着相片的相框出现在柜子和墙上。

赵权稍微环顾四周一遍才坐到沙发上开始提问「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扰,你肯抽空见我真的是感激不尽......你是一个人住吗?」 「我很想这么说.....但你知道的她一直在我心中不曾离去。

」男子说话时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忧伤。

他口中的她就是三年前7名死者中的其中一名,屋内的相片也都是两人甜蜜的合照居多。

没意外的话两人应该是恋人或是夫妻的关系,由于这个部份不是赵权想要挖掘的因此并不打算过问。

赵权觉得似乎是自己把这气氛搞得有点哀伤于是马上转换话题「我知道等下的问题可能你在三年前已经对警方陈述过一遍,不过最近又出现4名有9的尸体,所以我认为肯定是当初我们遗漏了什么地方才会让凶手再度犯案。

」 「这我懂.......我一定会尽我所能回答问题。

」 赵权接下来的问题可是经过设计,并非一般向老百姓询问那样,而他也将根据这些回答来判断这个男人和此案件有何关联。

「1.刚刚你有说希望真凶早日被抓到,照这个意思听起来三年前被抓的yuri不是真凶囉? 2.你觉得谁该为她的死负责任? 3.你认为在三年前的案件里有无共犯? 4.如果我说有某些死者是模仿犯杀的你做何

让我接近你

感想? 5.对于尸体上的9你有什么看法?」 在一连串的提问后男子明显有些招架不住而开口「哇.....等一下啦,慢慢来我又不会跑掉,我看我就先回答这5个问题吧。

1.当时在电视里看到她就一副毫无悔意的模样,会这样就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她就是那么烂杀了人蓄意接近免费还没有罪恶感另外一个就真的不是她杀的。

再说你在案件发生后的三年还来找我肯定是有些隐情,我会怀疑还有凶手逍遥法外是很正常的。

2.该负责的人可多了.....凶手...警察....还有我。

3.有没有共犯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杀人者未偿命前我是不可能安然入睡。

4.模仿犯?为什么这案件会牵扯到这上面?这些人是唯恐天下不乱吗! 5.这问题该问警察不是问我吧.....或许是凶手的癖好我不知道。

」 男子回答问题前赵权就拿出录音笔将两人对话录进去,为了慎重起见也同步将这些话写在随身的小本子上。

「为什么你认为你该为她的死负责任?还有警察当时不是也投入相当大的心力在抓凶手,难道你有不满意的地方?」 「因为就是我推荐她去看the   number   nine的舞台剧.....要不是这样她就不会被凶手杀害。

至于警察为什么该对她的死负责?详细的原因我不想说总之你去问一名叫做郑秀妍的警官,如果她还有良心的话应该会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你。

抱歉一时疏忽忘记问你要喝什么?」男子说完话就走向厨房。

「都可以你方便就好。

」 就在此时从房间内传来电视的声响,而且从节奏上听起来似乎是儿童台拨放的节目。

于是赵权在感到奇怪之馀便随口问了一句「你不是一个人住吗怎么会突然有电视声?」 男子本来想打死不承认没想到电视声却越来越大声,最终只好从实招来「没有啦是朋友的小孩,有事要我帮忙照顾一晚。

可能是睡醒了无聊跑起来看电视,你也知道小总是会不知节制。

这杯柳橙汁先给你,我进去看看他顺便把电视关小声一点。

」 即使男子将话说的合情合理但赵权还是觉得有些古怪,因为他在听到电视声的瞬间表情有些慌张,再说若帮朋友顾小孩干嘛一开始不对自己坦白? 男子进入房间后赵权就把果汁一口饮尽,没多久便失去意识倒在沙发上。

「警察叔叔睡着了我要送他回家,等下你就待在家不要乱跑。

」男子牵着小男孩从房间里走出来,临走前还不忘如此交代。

「我不能和你一起去吗?我一个人会怕....刚刚又做恶梦了。

」小男孩无限接近永不相交一边说话一边嘟起嘴,感觉快要哭了。

「恩....要和我一起去当然可以,可是如果你妈妈这个时候来的话你就会见不到她喔。

」 「那我不要去了,我要去床上乖乖睡觉这样妈妈来的时候才会说我是好。

」 最后男子拿起手机传了封简讯才将赵权拖到房子外的车上。

=================================================================================================== 7月30日   am00:30 秀英睡觉时虽然眼睛有闭起来但耳朵却没有休息,因为她深怕一不注意就漏接凶手的来电。

尤其自己将杀人照片传过去后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这让她不禁怀疑该不会被耍了吧。

可是又能怎样毕竟儿子还活着的照片是从她那发来的,即使满腹委屈也只能乖乖配合和等待。

接着手机咚的一声使她立即睁开双眼,然后马上抓住放在床头边的手机查看,是则简讯。

「恭喜妳完成第一个任务,得到的提示是231。

至于数字的含意是什么就等妳获得全部线索再去思考,现在第二个任务即将开始。

这次的任务内容等妳到达我指定的地点就会知道该怎么做,详细的地址稍后会传给妳。

」 秀英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就来到浴室用冷水冲脸,她知道唯有陪凶手继续玩这场游戏才能救出儿子,只是此刻的她并不知道凶手真正的目的竟是那个。

=================================================================================================== 7月30日   am03:00     监狱 秀妍向银赫要了一个躺椅当作临时睡床,由于她非常在意网站上倒数计时终了后会发生什么事而画面里又会出现什么?于是故意将笔记型电脑萤幕开着面对自己这样突然醒过来时就可以第一时间看到。

很快的在时间在倒数完毕后全黑的画面开始有了影像并被分割成左右两边,左边的是一名被绑在椅子上的男子右边的则是睡在躺椅上的秀妍。

1下一页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