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理  > 正文
「听说妳想跟我们一起调查方尔利的案子,」
  • 2019-03-2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市立
  • 阅读人数:457

五 「所以说,她真的是警官?」冯上海冯果果问。

「昨晚我打电话和纽约市警局确认过了,」手机里传来浦远峰的声音,「那个高小姐去年刚升为警探,目前在曼哈顿

法学院冯果

的major   case   squad任职,曾经拿过一座honorable   mention和一座medal   for   valor。

另外,呃…」 「呃?」 「高小姐讬她的长官问我们,能不能带着她一起调查方尔利的案子?」 「远峰,」冯果说:「现在天上看得到星星吗?」 「现在是白天,」浦远峰说:「这种天色有星星也看不到。

你问这个做什么?」 「只是确定你是不是工作太久,开始产生幻觉了。

」冯果说:「再怎么说她也是关系人,想办法让她回避都来不及了,还要带她一起查案?」 「我也是这样和局长说的,不过局长准了。

」 「什么?」 「局长说有个外国人加入,多少可以封住游奢的嘴,免得他碍手碍脚;另外也可以促进两个单位间的友好关系,」浦远峰哈哈笑了两声,「换句话说,你现在就是我们刑事警察局的使节。

  -   好好加油吧,冯果大使。

」 「喂,喂,等一下

姓冯取名

  -   」 「冯警官,您在和谁通电话?」 「哦,没什么。

」冯果将手机收进外套口袋,转过头来。

高晴雪站在通往二楼住房区的回旋梯口,一袭黑色珐瑯质地的风衣让原本修长的身形更加醒目,长发收在风衣的头套内,只露出白晳的瓜子脸。

「谢谢。

」她将手上的牛皮纸提袋递给冯果,冯果朝袋里瞄了一眼,是昨天借给她的塑胶雨衣, 「不客气。

」冯果抬起头,「高小姐,妳真的要穿这样?」 「我没带太多衣服,这件刚好可以当雨衣用,」高晴雪说,「不合适吗?」 「不,很合适,」原本大厅中等待check   in、看报纸的人群,已经有不少眼光投向这里,「不是要请我吃饭吗?餐厅在那里?」 餐厅佔据了饭店一楼半边的空间,靠墙舖上米桌巾的长桌上,放着各式菜色的保温盘一字排开,角落还有咖啡机和果汁机,以及装满冰淇淋的冰箱。

舖上红桌巾的十人圆桌填满了偌大的空间,蓝天和草原映在朝外

法学院冯果

弧形的落地窗上。

「这里用电没有管制吗?」高晴雪抬头望向头顶,投下眩目炽光的吊灯。

「没有,」冯果夹了个面包放进餐盘,「为了顾及国际形象和避免造成外国旅客不便,饭店和公共设施一样,用电是没有管制的。

另外那几面落地窗   -   」 「是液晶萤幕?」高晴雪嘴角微扬,「昨晚来这里吃饭时,上面播放的是鲸鱼和海豚。

」 「饭店地下就是捷运站,观光客可以坐捷运到博物馆之类的室内景点,或是干脆跑远一点,到郊区等霾害比较轻微的地方。

」冯果说:「我想应该不会有旅行社,敢真的带人到外面走一圈吧?」 两人挑好餐点,找了张圆桌坐下。

「听说妳想跟我们一起调查方尔利的案子,」冯果说:「妳来这里应该有自己的行程,有亲友要拜访,用不着和我们一起   -   」 「如果我在这里还有亲人,就不会住在饭店里了,」高晴雪说,「我的亲人大部份都在美国,回到这里,也只是想回到小时候生活的地方看一看而已。



武汉大学法学院院长

「而且妳在警局工作,凶杀案应该已经看习惯了。

在外地度假应该好好休息。

」 「冯先生,如果你在外地旅行遇到案子,难道不会感兴趣吗?」 「我会,」冯果啜了口咖啡,「但是我会透过报纸和电视,而不是跟在承办刑警后面。

」 「报纸不会告诉你所有事,比方说,」高晴雪直盯着他,「方尔利的指甲到那里去了?」 「指甲?什么指甲?」 「在警校上急救课时,告诉我们要留意伤患的指尖,观察是否有动物咬伤和检查血液循环,」她停了一下,「帮方尔利急救时我检查了一下,十根指头的指甲都被拔掉了。

」 冯果的视线在她脸上逡巡片刻,「妳真的想弄清楚这件案子?」 「嗯。

」 「一切都听我的指挥?」 「没问题,」高晴雪说:「毕竟您是承办警员。

」 「以后三餐都要在外面吃,像昨天那样,可以接受吗?」 昨天早上的冷面包和矿泉水闪过她的脑海,「没问题。

」 「万一我或是我的夥伴受伤或生命垂危,要妳离开时

武汉大学肖永平

,妳保证会服从命令吗?」 「这个案件有这么危险?」 「警官,我只要听是或不是。

」冯果直直盯住她。

高晴雪避开他的视线,望向圆桌中心的白瓷花瓶。

「好,」她过了很久才开口,「我答应你。

」 「很好,」冯果从夹克中拿出几张相片,「这是鑑识人员在停车场和走道拍的蒐证相片,希望不会影响妳的胃口。

」 高晴雪接过照片,放在桌上一张张浏览,「方尔利的指甲,就掉在走道上这些盒子附近?」 「没错。

」 「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还记得我昨天跟妳说过的吗?」冯果说:「因为太多人用金块接上公共场所的插座偷电,很多地方将墙上的电源插座上盖加锁,由主管保管唯一的钥匙。

」 「墙上的插座和行动电源,」高晴雪抬头,「所以方尔利目的只是要电而已?」 「可以确定的是,他应该不是用来给手机充电。

」冯果说:「他的手机放在车里,和其他东西一样都弄湿了。

」 「弄湿了?」 冯果花了点时间,说明停车场的鑑定发现。

「那我们今天去那里?」高晴雪问。

「拜访游奢和何国达,」 「何国达?那个反风力发电厂的?」 「他和方尔利一样,都是『绿之岛行动联盟』的代言人,也是市立大学的教授,」冯果收起相片,「他们一个人在总部,一个人在市立大学,应该不会太难找。

」 「市立大学?」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

」高晴雪连忙挥手。

眼前浮现早上浦远峰打电话来时的光景   - 「高小姐,如果您要和冯果搭档,麻烦您留心一件事,」浦远峰在电话中说:「千万,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到他的妻子和儿子。

」 「我知道他儿子五年前过世,可是妻子   -   」 「没妳想的那么简单,」浦远峰说:「他儿子五年前参加『绿之岛行动联盟』的示威活动时,从市立大学校舍的屋顶跳了下来,一年后的同一天,他妻子也在同一个地方跳楼。

事件后冯果就请长假休养,两年前才回到警局。

」 「是谁   -   」 「不知道,」话筒那头的声音蓦地压低,「即使过了五年,这里也没人敢问这个问题。

妳可能是第一个。

」 「为什么?」 「以后妳就知道了。

  -   妳之所以对方尔利的案子感兴趣,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