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正文
《今晚吃鸡》段默醉梦全文阅读
  • 2019-07-05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笑红尘
  • 阅读人数:284

今晚吃鸡 第十四章:小巫女 免费试读

柳叶躲在吉利服之下,绕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闹剧。

“瓦力,你觉得1号和3号,哪个更优秀一些?”

“经过数据分析,3号的射击精度极高,并且心率一直比较平稳,只有在队友阵亡时才出现了较大的波动,而1号的射击技术…不如说,他并没有任何射击技术。”

柳叶巧笑,“没看出来啊,人工智能都会说俏皮话了?”

耳机中的瓦力停顿了一下,似乎也觉得自己该严肃些,“1号在整局游戏射击1789发子弹,只有两发击中了敌人,而且是打在了敌人的脚后跟上。”

“其他数据呢?”柳叶早已将枪上的15倍镜换成了4倍镜,此时她正通过瞄准镜,仔细观察着段默的表情。

“心率一直十分平稳,未出现任何波动。”

“哦?”柳叶的细眉轻轻一挑,“一点都没有么?”

“一点都没有。”

“啧…我大概明白他为什么会被S级权限选中了。”

“我不懂…为什么你总是在关心他们的心率?明明射击精度才是最直观的实力体现。”

“瓦力啊瓦力,”柳叶笑道,“这就是伊娃迟迟不肯和你在一起的原因嘛,你个榆木脑袋。心率可以很大程度上反映一个人的感情变化,而感情则是人类最重要的东西啦。”

柳叶顿了顿,带着一种嘲笑的语气说道:“虽说那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玩意儿,可却能切切实实的改变一个人呢。过于充沛与过于贫瘠的感情,都是危险的征兆…”

“不懂。”瓦力呆滞的说道。

“那么…我给你变个魔术吧,从现在开始,注意1号的心率。”

柳叶说着,将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豆豆。

“段默哥,还有一个敌人,还有一个!”豆豆的手都在颤抖,“醉梦姐不用死了,你也不用死了!我也不用死了!”

“还有油条也不用死了啊。”段默悠悠的说道。

一口气将M249打空之后,段默心中的巨石也落了地。

在醉梦倒下的瞬间,他感觉到了极大的恐惧。那恐惧就像叶星离开他的那个晚上,一切都离他而去。

不过现在呢—

段默悠闲的很。

只要能够活下来,得第一或是第二第三都没关系嘛。

他不急不躁,将轻机枪一抛,从地上爬了起来,大步走到了安全区中央。

“剩下的那个朋友,我们好好聊聊嘛。”段默愉快的拍着手。

“真是……”柳叶从瞄准镜里看到段默这副样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嘟囔道:“聊天当然可以,但是—我不喜欢有别人在哟。”

豆豆趴在原地没有动弹,一个出色的狙击手本该如此—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可此时,刚刚放松下来的豆豆,瞳孔突然收缩,一股极大的压迫感凭空出现,她双手向地上一拍,一跃而起,可惜已经完了—

一连串的子弹狂飙而出,前一发枪声还未沉寂,后一发就已经又响起!

豆豆看着自己身上飞溅的淡红色雾气,有些不敢相信。

敌人居然能够发现她?

柳叶将豆豆淘汰出局后,缓缓站起了身,充满嫌弃的脱掉了自己的吉利服。

段默看到豆豆倒在地上,心里也是吃了一惊,但当他反应过来时,豆豆已经中了几十枪,早已无力回天了。

“啧…朋友,你杀心太重啊。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何必互相打来打去嘛。”段默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对着面前的空间喊道。

不过下一秒,他面前的一株灌木便站了起来,把他吓了个够呛。

“既然聊天,当然要一男一女单独相处啦。”柳叶把绿色帆布吉利服狠狠丢在一边,“穿着这玩意儿可真是折磨人啊。”

“咦?灌木精?”对于一株灌木突然变成一个美女这种事,段默还是接受不能。

“灌木精个屁啊!没见过吉利服啊?”柳叶拂去自己胸前的两片草叶,接着换了一副娇嗔的模样,“都怪你了啦,害人家在草丛里躲那么久…”

段默心里一乐,心想这姑娘还真是有趣,的确适合当他的最后一个对手。

“你不急着杀我吧?我身上已经没有武器了。”段默一**坐在地上,随手扯过几片叶子叼在嘴里。

“说什么呐,人家怎么会杀你嘛。”柳叶也跟着坐了下来,紧挨在段默身边。

少女的淡淡香味扑面而来,段默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你…不像是这个游戏里的玩家啊。”

“什么意思?—喏,要吃糖么?”柳叶摊开手,柔软的手心里躺着一块泡泡糖。

“我所见过的玩家,眼神里都藏着一种—戾气。”段默接过那软糯的泡泡糖,丢进嘴里。

“唔…戾气难道不好么?毕竟这是个生死游戏,总得有点火气才能活下去呀。”

“可是你没有。”

“你也没有啊。”

“因为我不怕死。”

“我也不怕啊。”

柳叶笑了,笑的有些狡黠,像是个小女巫。

“总之,”少女身上带着的欢快与轻松让段默确信了,“你肯定不是游戏里的人。”

“凭什么啊。”

“直觉。”

柳叶嘟起了嘴,娇嗔道:“你还真是霸道呐。不过—我喜欢。”

“那你为什么进入这个游戏呢?”段默的心神在少女的笑颜前动摇了一下,又立刻恢复过来。他隐隐感觉到,自己面前的女孩一定知道很多秘密—比如自己为什么会进入这个游戏。

“因为想见你嘛。”少女依然不正经着。

“你和幕后的那些人是一伙的?”段默的语气不由得冷峻起来。

“难道,你不想和我睡觉嘛?”少女微微撩起了自己的短裙,露出了白皙的大腿。

“为什么组织这种游戏?你们有什么目的?”

柳叶看着段默严肃的脸,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俯过身子,将嘴唇凑到段默耳边,胸脯洁白的耀眼。“不要总问人家这种问题嘛,很难为情的。”

段默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杀过多少人?”段默盯着她的眼睛。

柳叶吹了个泡泡,满不在乎的说道:“怎么可能记得住嘛。”

“是犯法的。”

“毛毛雨啦。”

“我们怎么样才能离开这个鬼游戏?”

“啊。”

“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柳叶的呼吸喷在段默的耳廓上,有些痒痒的。夕阳之下,段默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柳叶脸上的柔软绒毛。

“以死亡开始,必然以死亡结束啊。”

柳叶轻轻说道。

段默仿佛泄了气似的,紧握的拳头忽然松开。他和柳叶紧紧靠在一起,像是一对相拥的情侣,在他们身边,是六十四平方公里的、一触即死的浓郁毒气。

在天穹之上,也许有着无数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如同在观看古罗马斗兽场的表演,段默这些玩家的生命不过是一场游戏的消耗品而已。

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段默此时才明白,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绝望。

“安全区还有5分钟就会消失,看来—你是没机会和我来一发咯。”柳叶伸出可爱的舌头,充满挑逗意味的舔了舔段默的耳垂。“不管怎么说,1号,你的表现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希望你…能活的久一些啦。”

说完最后一句话,这个迷一样的女子便站起身来,欢快的跳着脚,迈进了毒雾之中。

“喂—你?”段默愣了一下,伸手去拉柳叶,可女孩如同微风里飘荡的蒲公英,段默刚一抬手,便已然飘远。

远处夕阳衔山,几只渡鸦飞过。

“放心啦,我以后会经常来看你的。”柳叶的侧颜映在温暖的余晖中,淡蓝色的毒气拂起她的长发,美不胜收。

蒲公英越飘越远,终于看不到了。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眼前突然跳出的这行字,把段默吓了一跳,他感觉身体里紧绷的那根弦终于松开,仿佛被抽去脊梁似的,直接仰躺在了地上。

空荡荡的天空中,几朵白云飘过。

“我又不是拉斯维加斯的赌徒,”段默无力的笑笑,“明明最讨厌鸡肉饭啊!”

当段默眼前再一次亮起的时候,已经回到了自己破破烂烂的休息室中。

依然是那个教堂里,地上依然乱七八糟的扔着油桶和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不过段默的心情却不再一样了。

柳叶的出现,使他确信自己所生存的这个游戏是出于一个巨大的阴谋,他们如同沙盒里的蚂蚁,而天穹之外,必然有着一群阴谋家在观察着他们。

不过,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呢?

又有什么人能够做出这样大手笔的事情呢?

假如真的像广播中所说的那样,这个游戏从世界各地“召集”了一百五十万名玩家,那么这样大规模的失踪事件,应该早已在现实世界里引起骚动了吧?

他进入这个游戏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为什么还没有人来营救他们呢?

“难道游戏里的时间与现实世界的时间并不同步?”

那个浑身上下都透着诱惑的小巫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要我命可以,但总得让我有尊严的死去吧?想蚂蚁一样被玩死,可真不体面…”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