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  > 正文
热文《末日崛起》刘危安孙灵芝全文无弹窗阅读
  • 2019-05-13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云中君
  • 阅读人数:836

末日崛起 第十五章、做一回黄雀 免费试读

“装满了。”

黑牛匆匆冲进来大喊一声,又急匆匆冲出去。随着深入墓地,尸气越发的浓郁,黑牛根本不敢多呆,其实,即使在外围,他们受尸气影响也很大,只是看在钱的份上,忍住了。

“你们先走。”

刘危安应了一声,换做平时,他这个点也差不多跟着回城下线了,不过,刚刚获得“连环箭”箭术,所有感悟,不敢停下,深怕被打断。

牛车踩在地面上的声音渐渐远去,血月慢慢升天空,大地寂静,只有鸣虫发出欢快的声音,财狼虎豹等夜间行动的怪物,开始出没。刘危安豁然惊醒,睁开眼睛,发现已经被腐尸包围。

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手指一动,一声悠长的弓弦震动的声音传出,寒星布满空中,下一刻,围着的腐尸全部朝后面抛飞,血光飞溅,箭矢准确无误地射在了每一只腐尸的眉心,巨大的力道带着尸体至少飞出了两米。

刘危安脚下转圈,手指来回移动,弓弦震动的声音络绎不绝,数十只腐尸眨眼之间被射杀。

有感于连环箭的秘术,让他的箭术更上一层楼。

凄厉的尖啸传来,比腐尸大出一号的行尸出现,不是三两只,而是几十只,成群结队,如果没有一番感悟,刘危安肯定落荒而逃,但是此刻,心中无悲无喜,浑然忘记了还有害怕这种情绪,眼中精光闪烁,张弓便射。

嗡--

弓弦震动,银芒如流星划破夜空,瞬间出现在最前面的行尸前。

黑夜,行尸的实力爆增了一截,只见它似乎能够感应危险的来临,在间不容发间,身体飞快晃动了一下,箭矢射空。行尸发出一声厉啸,正要加速,突然,射空的箭矢后面竟又冒出一支箭矢来,银芒一闪而逝。行尸浑身一震,头顶盖都被掀飞了,前扑变成了后飞,就没有了。

连环箭!

嗖嗖嗖…

行尸一只只倒下,犹如割稻子,白天为了杀死三只行尸,身受重伤,如今杀行尸却如同腐尸一般简单。

第一箭吸引注意力,致命的杀机隐藏在第二箭。这就是连环箭的精髓。之前就说过,刘危安在射箭一道上,天赋惊人,常人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见得能够领悟的东西,他一个晚上不到,就能灵活运用了。

二十多只行尸顷刻变成尸体,而刘危安也从那种空灵的状态退出,手臂酸软,还未完全愈合的肋骨隐隐发疼,趁着远处的行尸还有一段距离,飞快把所有尸体的力量种子和肉囊挖走,迅速撤离。

黑夜会增强行尸和腐尸的能力,这个时间硬拼,实属不智。退出墓地,胸口的疼痛迅速退去,伤口以惊人的速度愈合着,虽说吃了尸丹,尸气对身体还是有影响的。平常看不出来,但是受了伤的话,就会表现明显。

杂草响动,接着左右一分,一只小猫大小,全身火红的动物钻了出来,似乎后面有什么东西追赶,跑的急,冲出来才发现眼前站着一个人,吃了一惊,骨溜溜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一扭头,嗖的一下,朝着另一个方向窜了出去,速度快得犹如闪电。

火狐!

刘危安的眼睛瞪的如同铜铃,火狐是一种灵宠,能力不详,战斗值不高,但是可爱、聪明、漂亮,重要的是它的价值极高,一百多金币一只,如果遇上富家小姐,卖个两三百金币也不是不可能。

刘危安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穷山僻壤遇见火狐,以至于脑子迟钝了刹那,等火狐冲出去才想起追赶,火狐已经在五十多米之外了,刚刚抬起拓木弓,马上又放下了,死了的火狐就不值钱了。

把弓往背上一放,拔腿就追,刚刚跑了二十多米,身后响起草木折断的声音,回头一看,差点把心脏给吓得跳出来。

一只色彩斑斓的猛虎正以惊人的速度朝着这边追来,长近三米,肩高差不多有一米二,分量只怕有一吨多,行动如风,额头上一个王字,闪闪发光。刘危安想起了刚刚进入的时候,一只惹毛了的猛虎从深山里面走出来,在石头城一阵肆虐,抓撕嘴咬,秒杀一片,杀死了两百多个人才扬长而去,那个时候,石头城数千人,愣是没把它留来,那一次,让刘危安对这个世界有了深深的畏惧。

人类世界有文明开始,三米多长的老虎可不多。

突然发现眼前的这只猛虎和石头城肆虐的老虎长的很像,莫非是同一只?想到这里,刘危安的速度爆增。

风声呼呼从耳边刮过,刘危安惊喜地发现,自己的速度竟然比不猛虎慢多少,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强化身体加上黑芒鞋,跑出了每秒十几米的速度,猛然一个转折,冲进一条岔道,猛虎因为惯性冲了出去,再次追来的时候已经落后了二十多米。

火狐的身影若隐若现,好在这家伙通体火红,在黑夜里特别明显,只要不超过一百米,都看到清楚。

遇山过山,遇林穿林,这一跑竟然跑了一个多小时,刘危安气喘如牛,两只脚如同灌了铅,沉重无比,都不知道多少年没这么剧烈运动了,虽说最近一直在强化身体,毕竟时日尚短,一个小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火狐别看小胳膊小腿的,却耐力十足,而后面的猛虎更猛,一声不吭,一直在后面不远处吊着,刘危安有时候都怀疑,这大家伙是追火狐还是自己,怎么看自己的肉也比火狐多了几十倍,再次冲入一片树林,刘危安从空间戒指里面取出一罐水浇灌在身上,纵身一跃,犹如灵活一般爬上了一颗大树,手脚并用,又窜了一段距离,屏住呼吸一动不动。

就在他刚刚趴好,猛虎冲了进来,似乎察觉到什么,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鼻子对着空气耸动了几下,脚步未停,冲入了树林深处,刘危安一颗心放下来了,不是追自己就好。这一放松,立刻感觉全身酸软,两条腿更似不是自己的一般。

这棵树不知道是什么树,十分巨大,树干的直径至少有两米粗,树枝比成年人的腰还要粗,刘危安软软靠在上面,倒也不担心掉下来。吐出舌头,一下一下呼吸,一颗心砰砰直跳,打鼓一般。

足足休息了七八分钟,呼吸才慢慢平静下来,正要打量这里是什么地方,突然一股警兆从心中升起,衣袂飘忽声从树林深处传来,继而一股冰冷的杀机如潮水涌了过来,林中飞鸟惊起,而一些蛇虫瞬间闭上了嘴巴,热闹的树林,一下子变得如同死寂。

黑衣人,六个黑衣人悄悄摸了进来,身体轻盈,落地无声,如果不是刘危安瞪着眼睛看着,根本不会发现有人进来了。六个黑衣人,有五个带伤,手上拿着长剑,还滴着鲜血,似乎刚刚从厮杀中脱身出来,领头的黑衣人打了一个手势,其余人嗖的一声窜上了大树,十几米高的大树,一下就跳上来了,伏到在树枝上,瞬间黑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轻功!

刘危安眼神**,竟然是轻功,这可是他向往已久的功夫。

大量的脚步声从黑衣人来的方向传来,继而有人大声呼喊,语气带着愤怒,枝叶折断,噼里啪啦的声音络绎不绝,和黑衣人不同,这些人完全没想过要隐藏身形。

一群人出现在刘危安眼中,足足五六十人,有一半人身穿盔甲,应该是士兵,左手盾牌,右手砍刀,着装统一,剩下的人,有老有少,武器五花八门,但是相同的一点就是身上散发着强横的气息。

领头之人,身高近两米,仿佛一头熊,兵器是一根一米五长的狼牙棒,最少一百二十斤,但是此人握在手上,轻如无物,三角眼里面闪耀着凶光。

“他们跑不远,加快速度,一定不能放走了他们,否则东西抢不回来,大家都别想活。”

“等等--”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刚刚开口,突然身体一颤,眉心插着一根吹箭,身体软软倒下。

“敌袭--”

破空之声大作,寒芒闪耀,五六个士兵倒下,其他人迅速寻找掩体,动作迅速,领头的大汉别看身体高大,却极为灵活,狼牙棒一挥,击落了一支吹箭,大喝一声:“上,杀死这群兔崽子。”身体猛冲几步,出现在二十米之外,手臂高高鼓起,狼牙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恐怖的破空之声响彻整个树林。

碰--

一人都无法合抱的大树拦腰折断,树枝折断的声音响起,一道黑影从空中扑下,半空中,剑光闪耀,如同火花。

叮叮当当--

大汉一根狼牙棒灵活无比,舞的水泄不通,任黑衣人如何攻击,都不退半步。此刻,在士兵悍不畏死的冲击下,其它的黑衣被逼出来了,双方激烈交手,不断有人喋血倒下,呼吸之间,士兵已经只剩下一半,突然,一个黑衣人的大腿被捅了一刀,身形一个踉跄,就在这时,一箭破空而至,洞穿了他的喉咙。

血染树林,战斗惨烈无比。

一声爆喝,如同晴天霹雳,大汉高举狼牙棒,来了一招泰山压顶,黑衣人眼中精芒一闪,灵蛇舞动的长剑瞬间绷直,一剑刺出,缓慢无比。

叮--

狼牙棒和长剑相交,发出一声般的巨响,劲气横空,所有人都感到耳朵一般难受,方圆五米之内的枝叶全部化为粉碎。

狼牙棒高高弹起,而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却断为了两截,只见他突然靠近大汉,一触即开,落地的时候,身形一个踉跄,刘危安看见他吐了一口血,大汉用手捂着脖子,却挡不住溢出的鲜血,嘴巴张开,却发不出声音来,眼神迅速暗淡下去。

大量的脚步声从树林深处传来,又有人来了。即使刘危安没什么经验,也能猜出人数至少超过百人,黑衣人脸色一变,发出一声奇怪的鸟叫,剩下的三个黑衣人虚晃一剑,逼退敌人,扭头就跑,敌人自然不肯,追了上去。

双方人前脚冲出树林,又一伙人冲了过来,看服饰,应该是狼牙棒大汉一伙的,这些人对于林中的尸体看到没看一眼,迅速朝着渐渐弱了下去的厮杀声追了过去。穿过树林,刘危安粗略数了一下,至少一百五十人。

这群人才离去,又出现了一伙人,人数比较少,大约三十人,悄悄跟着前面的人,一言不发。

不到一分钟,又有一伙人出现,人数五十左右,服装统一,训练有素,动作干脆利索,有点军人的风范,同样一言不发,交流全靠手势。

刘危安小心翼翼趴在树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些人虽然一语不发,但是身上散发的气息,跟刀子似的,哪怕他在十几米高的大树上,依然阵阵发寒。没有一个是弱者,看他们杀气腾腾的样子,可以想象被发现后的后果。

半个小时之内,来来去去,差不多有七八伙人出现,人数少的十几人,多的几百人,把这片深山老林,弄得和菜市场似的。其中一伙人他还认识,孙家,孙首乌,不过,他没敢现身打招呼。

现在的情况,用**也猜的到,出现了了不起的大事,从他们的语言中隐隐可知,最先的黑衣人,应该是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惹的大家眼红,至于是谁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就一概不知了,想起这些天石头城突然出现的许多陌生人,还有孙首乌这西天早出晚归,不难猜出,这东西已经在外面奔走了不少时日了,要么是几经易手,不断有人当黄雀,要么就是逃跑的人实力强劲,才能天南海北逃了这么久。

胡思乱想中,刘危安突然目光一凝,林中出现一个人,他竟然没发现此人是如何发现的,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面如冠玉,身形挺拔,背着一支长枪,身上散发的气息,是他见过的人中最为强大的,此人在黑衣人的尸体面前走过,在狼牙棒大汉的尸体前停了一下,目光扫过那滩血迹,喃喃道:“看来,三天前的一战,你的内伤不浅,一个二愣子也能让你,嘿嘿,可要挺住啊--”突然停下,猛然抬头,利箭一般的目光射向刘危安藏身的大树。

刘危安大骇,眼睛瞬间眯起,只留下一条缝隙,注意力转移到其它方向,屏住呼吸,只感到一股死亡的气息笼罩,身体如坠冰窖,连动一下手指头都做不到,头顶上一只飞鸟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翅膀奋力扑扇,却飞不起来,坠落地上。

“原来是一只鸟儿,看来连续半个月没睡觉,精神有点恍惚了。”青年哑然失笑,收回了目光,下一刻,人消失不见。刘危安心中阵阵发寒,他硬是没看清楚此人是如何离去的,一如没看清楚他是怎么来的。

背枪青年离去之后,一直过了大半个小时,再没出现其他人,刘危安知道,他差不多该离去了,否则等下收尸的人回来,人多眼杂,想走就走不了。从这些人表现的阵势来看,都是大势力,这样的事情不是他能够参与的,能够见到这一幕,已经足够了。热闹也不是谁都能看的,贪心不足的结局就是死。

刘危安刚要爬下大树,又有人来了,不过,这一次,不是从树林深处出现,而是从外面进来,不过,刘危安可不关心从哪里出现,他关心的是自己如何离去。突然,目光一凝,进入树林的这个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个黑衣人,把狼牙棒大汉杀死的黑衣人。

不过,此刻没有了击杀狼牙棒的那种霸气,脚步轻浮,身形踉跄,不用想也知道,不轻。从他摇摇坠坠的样子来看,能够出现在这里,完全靠的是毅力在支撑,原来的断剑不见了,换了一把新剑。

走到刘危安脚下的大树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住,一**坐下,似乎知道这里没有人,背靠树干,大口喘气,眼神疲倦无比,喃喃道:“主人派来的接应的人到底在哪…再见…不到…要死了,我死了…紧,可是东西…”

声音断断续续,如果不是林中安静,刘危安还真听不清楚,这才发行,此人的左手一直紧紧按住心口,一开始还以为那里了,现在才知道,应该是所谓的东西,正常情况,他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反应,但是此刻神智迷迷糊糊,本能的寻找安慰。

这一定是好东西吧!

刘危安的心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这么多人追击,肯定是了不得的东西,如果我拿到了会怎么样?这个念头一起,立刻如同燎原之火,瞬间燃烧全身。换做平时,他肯定没有这么大胆,但是此刻黑衣人虚弱,他的胆子就大了。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

随时有人过来的紧迫让刘危安在一瞬间就下定了决心,拓木弓来到手上,眯着的眼睛暴涨开来的时候,箭矢流星射出。

黑衣人猛然惊醒,迷糊的眼睛瞬间清晰,箭矢已经到了头顶,不过,此人确实厉害,手腕一抖,长剑灵蛇一般跳起,掠过头顶,寒光一闪。

快的无法形容。

叮!

三角箭矢断为两截,飞了出去。黑衣人闪电起身,身体才站起一半,猛然一震,头顶炸开,一支箭矢从百会穴射入,直没箭羽。

“连环箭--”

黑衣人的眼神带着极度不甘,失去了神采,身体缓缓倒地。刘危安迅速爬下大树,把黑衣人怀中的东西摸出来,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此外就是一小袋金币,真穷,空间戒指都没有一个,刘危安从头到脚,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只有这些东西,这些人追来追去的东西,应该就是这块石头模样的东西,刘危安没有时间查看,放进了空间戒指,不舍地看了一眼满地的兵器,找了一个没人走过的方向迅速离去。

就在刘危安离去两三分钟之后,五六个和黑衣人打板一模一样的黑衣人出现,见到黑衣人的尸体,脸色大变,其中一个人快速摸了一下尸体,结果什么都没找到,愣了一下,牙齿缝里挤出冰冷到极点的声音。

“立刻给我追,尸体还有余温--”

黑衣人离去之后,第二个出现的是背着长枪的年轻人,见到黑衣人的尸体,脸色同样变了一下,看到黑衣人头顶的箭矢之后,猛然抬头,目光盯着刘危安藏着的位置,眼中掠过一抹悔意,消失不见。

没过多久,又有人发现黑衣人的尸体,安静不久的树林再次热闹起来,不断有人加入,搜索的范围迅速扩大。

刘危安把力量种子和石头一起打包快递,这里那么多人寻找这个东西,留在不安全,还不如送到人类世界去。

快递公司这点好,不管你快递什么,肉类、植物、兵器还是毒药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会检查,他们只管收费,其它的不管。不然的话,力量种子这么贵重的物品,有谁敢快递,少了几颗,都没地方说理去。

当然,商会也不会随意抛弃坚守了数百年的信誉。

这些天弄到的力量种子可不少,五六百颗,不过,大部分是腐尸的,行尸的不多,不然就发达了。加上这颗古怪的石头,竟然收了12金币的快递费,让刘危安心疼不已。

累了一个晚上,他也坚持不住了,接过快递单之后,找了个地方,迅速下线,摘下头盔,赵楠楠母女发出匀称的呼吸,睡的正香甜呢,赵欣这丫头睡觉不老实,喜欢翻身和踢被子,经常搞的床铺吱吱呀呀的,今天晚上倒是老实,安安静静。

刘危安闭上眼睛,关于黑衣人的画面就出现在脑海,身体疲累,却睡不着,心中不断想着这块石头是什么东西,吃的?玩的?还是什么天材地宝,如同田黄,不过想想,应该不可能,田黄石虽然贵重,却也吸引不了那些大家族的注意力,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1下一页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