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正文
《龙婿》楚歌苏黎全文阅读
  • 2019-10-2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蝶霜飞
  • 阅读人数:341

龙婿 第一十三章 贵人 免费试读

第一十三章贵人

是夜,老谢使出千方百计,硬是要把楚歌给请到饭桌上,楚歌本是抱着帮助老婆的决意,还有看在美食的份上,才“勉强”答应。

楚歌到场一看,却发现一起吃饭的不只有老谢,还有老谢的两个朋友,看穿着就很是不凡,老谢这是什么意思?

“老谢,这位是?”一个肚子微微发福,金边眼镜里充满精明的中年男人首先。

老谢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启明,子谦,实在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难得见一面,今天赶巧就把他带过来了,见谅见谅。”

金边眼镜疑惑地看着楚歌,他的穿着与这里格格不入,但是能让全市最大的通讯公司离歌集团的老总谢天行带来他们这个私人聚会,又怎么可能像看上去那么简单呢?

“你好啊,小伙子,我是张启明,谢总的老朋友了。”

“我是慕子谦。”另一个瘦弱高挑的中年男人跟着介绍道。

楚歌听见他们的名字,原来是江城本地豪门,掌握了江城药材市场的慕家当家人慕子谦,还有这个张启明,虽然是近几年才入驻到江城的,但俨然已成为江城家具行业一霸。果然有钱人的圈子是共通的。

楚歌微微点头示意:“你们好,我是楚歌。”

张启明推了推眼镜,“敢问楚公子现在在哪里高就啊?”

楚歌摸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说道:“嘿嘿,我现在是个无业游民,靠老婆养着。”

慕子谦、张启明:“......”

接下来的时间里,慕子谦和张启明都没有主动和楚歌说话,楚歌也自顾自地吃着饭,反而是老谢有意无意地将话题往楚歌身上引,结果都被楚歌打哈哈躲过去了。

张启明饶有兴致地:“老谢,你最近总打听桂山那片老城区改建的,是不是想要在那边做点事情?”

“确实有这个意向,诶,小楚,你之前不是在桂山那片住吗?不如跟我们说说那边的情况。”

谢天行将话题抛给楚歌,向他眨了眨眼。

“啥,老谢你说啥?”楚歌“啪”地将红酒瓶放下,打了个嗝道:“这酒还挺好喝,就是没有二锅头那么带劲!”

废话,这可是放了十几年的康帝,慕子谦不心疼酒钱,却心疼被楚歌一口闷的红酒,甚至还被拿来和二锅头比较,他气的牙痒痒的。

“头有点晕,我去方便方便!”

红酒酒劲缓缓上来,楚歌拉开椅子,步子摇摇晃晃地往厕所走去,一路上东倒西歪的,看得张启明和慕子谦直皱眉,而谢天兴也是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

“老谢,你这个朋友看起来很不给我们面子啊!“慕子谦语气讥讽道。

他们可看出来了,楚歌是故意不和他们多搭话的。

谢天行摇摇头,苦笑道:“与你们无关,他是在生我的气。他气我没把你们俩也在的事情告诉他。”

“就凭这小子也配?和我们吃饭还委屈他了?”听完谢天行的解释,他们俩反而更生气了。

谢天行看着两人正色道:“你们还真别小看他。你们听说过我和我前妻的事情吗?”

两人点点头,这件事还挺出名的。

“那你们应该也清楚,当时我能够解决那件事是仰赖一位贵人相助。”

说着,谢天行若有似无地往楚歌刚才坐的位置看了一眼。

慕子谦和张启明对惊奇道:“难道他就是?”

谢天行没有否认,思绪回到从前:

当初他历经百番磨难,终于在江城稳固好根基,将集团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却忽略了家里人的感受,整日流连于花丛,妻子与他关系日益冷淡,乃至于和他的合作伙伴暗中勾结,窃取了公司机密,将离歌集团逼上悬崖,令他一度想要自尽。就在那时,一个出租车司机救下了他,并一通臭骂点醒了他,这个出租车司机就是楚歌。

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为了表达谢意,谢天行邀请楚歌做自己的私人助理,本来只是想要给楚歌多点福利报答他,没想到楚歌在他挽回公司的道路上出谋划策,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挽回了客户的信任,成功将濒临破产的离歌集团拉回正途。

让背叛他的合伙人和前妻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谢天行最终想要留下楚歌并许诺给他重要职位,结果却被楚歌义正言辞地给拒绝了。

楚歌过人的能力,以及轻名寡利的性子,深深的折服了谢天行,从那个时候起,谢天行就表示楚歌是他永远的朋友,永远的兄弟。

“我瞧他的气质打扮,分明不像你说的那样啊?”慕子谦神色玩味道。

“呵呵,小楚他虽然现在看起来落魄,可是凭借他的实力,又怎么可能一辈子这样呢?现在只不过是游龙困于浅滩,终有一天会直冲云霄的!”

谢天行对楚歌信心爆棚,接着又对张启明叮嘱道:“启明,你最近遇到的那么多事情,说不定小楚就是那个能够帮你解决麻烦的人!”

“是吗?......”

张启明若有所思,原本这顿饭他就有点来向两人求救的意思。

旁边的慕子谦则是不屑一笑,连他们慕家都对张启明惹上的麻烦没什么办法,凭这个落魄的穷小子又能干什么?

另一边,刚刚方便完的楚歌脑子稍稍清醒了点,他掏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却发现来自苏黎、来自温宝莲的未接来电有十几个。

“完了,今天旷工一整天,他们不会杀了我吧!”

楚歌连忙留给老谢一条先行离开的信息,自己逃也似的飞奔回家去。

本来打的要花费一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被楚歌加价到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家。

楚歌小心翼翼地按下门铃,准备迎接来自温宝莲等人的“关怀”

“哟,是姑爷回来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吃过饭了吗?”

温宝莲又回到了第一天见面时对待“楚家大少”的样子,温声细语,满怀关心。

楚歌默默地将门关上,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抬头看了看门牌号,不对啊,没有走错!难道是喝多了,出现了幻觉吗?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