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正文
陈鑫扈潇小说 这个兵王有点强(陈鑫扈潇)小说阅读
  • 2019-07-1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皓雪殇
  • 阅读人数:898

这个兵王有点强 第十九章 狼牙吊坠 免费试读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转眼指针就已经指在了九点上面。

慈善拍卖也在这个时候正式开始了,所有人都是围聚到了宴会大厅的中间,在众人的面前有着一个演讲台,上面摆放着几件东西。

主持人拿着话筒也是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先生们女士们,晚上好!”

“欢迎大家今天晚上能来参加有釜山地产集团举办的慈善拍卖会,首先我在这里先替慈善基金会谢谢各位。”

随着主持人一番长篇大论之后终于开始拍卖会的主要内容。

“这是一件私人藏品,正宗的唐三彩,只是因为年代久远出现了一些裂纹,但还是很有收藏的价值,底价一千万,每次出价不得低于一百万!”

对于古董字画陈鑫也并不是很感兴趣,不过这里也不乏喜爱之人。

最终这一件有些残缺的唐三彩以二千八百万的价格成交。

毕竟这里的这些人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这些钱对于他们来说也算不得什么,而之后又拍卖了几件拍品,但并没有什么太过出彩的东西。

毕竟这是一场次产拍卖会,主要的总之还是慈善。

眼看这拍卖会就要结束了陈鑫也是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将目光放在了那最后一件拍品上面。

在看到那个东西的时候,陈鑫整个人都是激动了起来,呼吸都是开始变的有一些急促了,他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最后一件拍卖品并不是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而是一个狼牙吊坠,只不过这个吊坠整体却是呈现出暗红的颜色,看起来给人一种年代久远的感觉。

若是仔细观看的话就能看出这吊坠雕刻的精致和不凡,在吊坠的上端还镶嵌这一刻血红色的宝石,虽然只有绿豆般大小,但恰到好处的给这吊坠平添几分美感。

陈鑫之所以激动,是因为他认识这个吊坠。

甚至这个吊坠就是出自陈鑫之手,这还是第一遇到血狼时候陈鑫给对方的见面礼,而血狼给自己的则是一把匕首。

只是在那一次战斗之中被陈鑫遗落了,因为当时情况危机的原因陈鑫甚至都来不及将血狼的尸体带回来。

等时候陈鑫回去寻找的时候却发现所有人都不见了,更是不见血狼的尸体,那吊坠也是随着血狼一并消失了。

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这个吊坠,怎么能让陈鑫不激动。

“陈鑫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情绪剧烈的波动让陈鑫身体都是颤抖了起来,扈潇发现之后也是关心为询问了一句,神情之中有一些担心。

发现自己失态之后陈鑫也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接着低声对扈潇说道。

“没事,就是看这个吊坠很漂亮,打算买下来送给你!”

说起来扈潇也是感觉那个吊坠很漂亮也是有打算入手的冲动,不过她没有想到的的是陈鑫居然也有这个想法,而且还要送给自己。

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突然要送给自己礼物呢,想着想着扈潇就走神了,完全都没有发现自己那害羞的模样。

崔蕊看着自己闺蜜一脸花痴的的样子,也是一脸的奇怪。

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拍卖也是开始了,因为这个吊坠比较特殊,起拍价并不是很高,定价五万的起拍价,但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

因为都是各行各业的名流,对于古玩字画宝石他们都是略懂一二的,这件东西虽然做工很是精美,但是其中价值却是平庸,最为亮眼的可以说当属那块红色极品血翡宝石了,但毕竟个头太小,他们几乎没什么人能对这件拍品提起兴趣,竞价的人少之又少,因为是最后一件拍品,甚至有少部分人都开始离席了。

“十五万!”

就在众人兴致缺缺的时候,陈鑫突然开口了,对于这件东西他是非取不可的。

因为半天没人出价,突然有人开口,留在宴席的人,他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陈鑫,他们之所以留下只是想知道,之前拍主说的这件物品特殊,到底是特殊在哪里。

所有都几乎认定了,这块血翡吊坠已经可以落锤的时候。

突然。

“十六万!”

众人目光也都转移。

楚风玩味的笑笑,看着陈鑫鄙夷的笑着,我看你怎么在我手上抢东西,一个穷酸混混怎么能拿得出十几万,其中一定也有扈潇的支持,这般想着,心中对陈鑫的恨意又添了些许。

“二十万!”

没有丝毫的犹豫,陈鑫淡然的再次报出了竞价,对于楚风他完全置若无赌,根本不看他一眼,只是定睛看着那个血翡吊坠,谁出价他都无所谓,关键的是东西最后一定是他的。

哼。

楚风冷哼一声:“特么的,一个土包子居然想和本少抢东西,我出五十万,这个吊坠我是势在必得。想和我抢东西也不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本。”

冷眼看了一眼陈鑫,报到这样的价格,楚风可不认为扈潇一个小酒吧还愿意拿出这么多钱耗费在陈鑫身上,甚至楚风现在都已经不在乎花多少钱了,他可不能让陈鑫一天之内连续得意两次。

可陈鑫就好像是你没有看到楚风的嘲讽,继续开口。

“一千万!”

这声呐喊,顿时所有人都是陷入了短暂的惊讶之中,并不是这一千万有多么的重量,在场的人可能随随便都能拿出一千万出来,但是以这样的天价去买一个物不所值的东西,甚至超出了物品本身价值的上千万倍,他们都相信这样的人就是个彻头彻底的,要么就是这人就是钱多,纯粹的祸害钱玩,在他们眼中陈鑫很显然是前者。

但陈鑫对于投来异样目光根本不理会,只是淡然的坐在那里,这东西在他心里是无价的,那是血狼的东西,自己生死兄弟的东西,这件吊坠的价值在他心里完全凌驾于金钱之上。

就连扈潇也是忍不住拉了一下陈鑫,粉色的脸颊上全是焦色,小声提醒道。

“陈鑫够了,这吊坠虽然漂亮但也不值一千万啊。”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