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正文
重生逆转人生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凌慕安舒灏然)
  • 2020-07-10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勾嘴笑
  • 阅读人数:277

逆转人生 第16章 第一次面对面 免费试读

暑假的最后一天,舒灏然跟着爷爷回了家,家里照旧摆了一大桌子菜,白萍和舒易辰站在桌边,的旁边。覃凯迎上来接过祖孙两人手上简单的行李,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容,赵婶见他们进家门,就忙着去盛饭,像是刻意躲开了这样的场面,而覃越斌则双手垂落,站在老爷子和舒灏然身旁,默不做声,等着主人家之间自己的交流沟通。

终究躲不掉的,他和舒易辰的第一次面对面。

舒灏然故意装了狗熊,紧紧拉着爷爷的手,怯生生缩在爷爷的身后,视线只是匆匆扫过白萍和舒易辰的脸,没有停留哪怕一秒钟。老爷子大概是感受到了他的恐惧和不安,紧紧回握着他的小手,挺直了腰杆,一双精明的眼睛不看白萍,不看舒易辰,直直地盯着舒旌宇。

“爸,我已经和白萍领过证了。”舒旌宇的脾气其实和老爷子不相上下,父子俩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这种固执己见的摩擦。

“但我不会承认。”老爷子也不管多少人在场,还是鲜明地摆出了自己的态度。

“爸!你这样未免也太…”舒旌宇脸色一变,去乡下这件事本来就就让他一肚子不满,这会儿顿时火冒三丈。

“旌宇。”站在一旁的白萍拉了拉他,小声阻止他说完后面的话,笑着看向老爷子等人说道:“这件事以后再说,现在大家都饿了,先吃饭吧,要不菜都凉了。”

“阿萍,你…”舒旌宇心疼地看了看白萍,心里又欣慰又替白萍叫屈,这都什么事,在外面吃了那么多年苦,现在有了他,却还在受苦。

“呵,你倒挺会做人。”老爷子冷冷一哼,没有因为白萍的委曲求全而给什么好脸色,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尖酸刻薄的话,却感到舒灏然拉了拉他。

“爷爷,我饿了。”舒灏然并不想局面闹得太僵,他比众人清楚白萍和舒易辰不如表面纯善,老爷子现在每一句带刺的话,将来都会成为其受到伤害的起因。

“都饿了,那就先吃饭吧~”赵婶盛完了饭端到桌上,一直默不作声的舒易辰懂事地帮忙,众人虽然尴尬,但也觉得干耗着不是办法,都想着先吃饭缓和一下也好。

“先跟爷爷去洗手。”老爷子瞪了眼舒旌宇,拉着舒灏然去洗手,舒灏然望了眼舒易辰,两人视线刚好撞在一起,后者朝他友好地笑了笑。

没了之前的“英雄”戏码,想要拉近关系,似乎变得很困难。舒灏然抿了抿嘴唇,看着舒易辰眨了眨眼睛,让自己显得慌张而无助,收回了视线,微微低下头,乖乖地跟着爷爷去了卫生间。

他没有死,白萍和舒易辰应该是心有不甘,但警方还在调查,他们不好立刻再动一次手,那样风险太大,所以事情有了转圜的余地,他们会展开新一轮的观察,重新打算,而他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配合”再变回那个没什么用的富家少爷…

一顿饭吃的可想而知,舒旌宇忙着夹菜,一会儿给白萍,一会儿给舒易辰,一会儿给舒灏然,老爷子冷着张脸不时看他,一声不吭。白萍和舒易辰数着米粒子,小心翼翼不敢多说什么,舒灏然却好像是真的饿了,不管其他人的脸色,吃得津津有味。赵婶他们没有上桌,这样的桌子他们不敢上,于是在厨房支了张小桌子,几个人一围,但也有些食不知味。

“灏然,现在身体怎么样了?”见大家都不说话,舒旌宇趁着给舒灏然盛汤的当口,开了腔,“还有没有哪里痛,哪里不舒服?”

“…嗯?”舒灏然的睫毛抖了抖,接汤的双手停顿在半空,舒旌宇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射在他身上,他略微无辜地吞咽下嘴巴里最后一口饭菜,收回了手,低下了头。

终于到了,他的表演时间。

“怎么了?”老爷子眉头蹙了蹙,放下碗筷,“灏灏,有什么都可以说,不喜欢爸爸娶新妈妈也可以说,爷爷在呢!”

“…”白萍和舒易辰脸色僵了僵,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跟着老爷子一起,放下了碗筷,看向了舒旌宇。

“爸!你到底在说什么?有你这样教小孩子的吗?”舒旌宇顿时又火了,好好的相处不行吗?他现在单身,娶自己喜欢的女人,把自己的儿子接回家有什么问题吗?

“是啊,我就是不会教小孩子,才把你给教成了这样!你尊重我吗?我说不同意,你有把这话放心里吗?”老爷子重重地拍案而起,一把拽过舒灏然的小手,把他拽了起来,“走,我们去收拾收拾,搬到嘉宁住!”

“你、你们别吵…”被硬拖起来的舒灏然脸色有些发白,精致的面容上带着惊慌和恐惧,看起来像个再碰碰就要碎掉的瓷娃娃,“其实,我只是想说,想说我不要去学校…”

众人一愣,这才想到那一枪对舒灏然心理上造成的伤害,那种无声无息的潜伏和无孔不入让人防不胜防的惊悚,小孩子会感到害怕,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害怕,万一再有人朝我开枪怎么办?好疼,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一瞬间有多疼。”舒灏然继续说着,小手不自觉地覆上自己的左肋,抬起有些发红的眼,看向自己的爸爸。“我不要去学校…”

合情合理的演绎,给舒易辰制造亲近他的机会,把曾经改变的,慢慢修补回去。

之后爷爷劝了他,爸爸也劝了他,但他坚持决不去学校,说与其去学校整天战战兢兢,担惊受怕,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众人一骇,想起他在医院最初不吃不喝不配合治疗的样子,不禁头疼地直叹气,一方面不好怪他的任性软弱,另一方面又觉得他这样整天待在家里不是办法。

“先休息一阵子再说吧,毕竟才两个月,那么重的伤,身体也不能算彻底好了。”一直不敢吭声的白萍,轻轻开了口,勇敢地抬起眼,看向老爷子,“董事长,易辰的学习还不错,上课笔记也做得很认真,我一本都没丢摆在那里,您看,要不然就让灏然在家歇一阵子,让易辰给他辅导功课,慢慢开导他,让他不要那么害怕?”

“什么时候轮到…”

“爸!我娶了阿萍是事实,易辰是我们舒家的孩子也是事实,一家人好好相处不行吗?阿萍刚刚说的那些话哪句错了?让两个孩子自己接触,自己相处不好吗?我希望这里是个家,而不是个!”

老爷子刻薄的话被舒旌宇打断,话说到这个份上,老爷子再强词夺理胡搅蛮缠,就会显得有些不讲道理。而事实上,所有道理老爷子都是懂的,要不然他不会给舒灏然讲那个故事,不会领着舒灏然回家,就像舒旌宇说的,这是家,不是。

“灏灏,你觉得呢?”叹了口气,老爷子把决定权交给了舒灏然,所有人的目光又都投聚在他身上,而他早就想好了说辞。

“只要能不去学校…什么都可以。”舒灏然慢慢抬起头,怯生生望向舒易辰,站在餐桌对面的那个清瘦少年眉眼柔和,笑意轻松,像是天然无公害,翩然谦逊。

“那好吧,爷爷在家陪你。”老爷子又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脑袋,没再说其他话。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舒旌宇以舒灏然身体还没完全康复为由,跟学校先请了半个月的假,给他带回了新发的课本,让舒易辰每天放学回来给他补习功课。舒易辰经常有意无意地跟赵婶问起舒灏然一整天都在家里干什么,知道他会睡到九点被老爷子拖起来出去走走,中午吃过午饭会午睡,午睡起来老爷出去会棋友,他就看电视,等到覃凯回来,跟他打打闹闹瞎玩,直到舒易辰也回来,大家一起吃晚饭。

“白天的时候你没有看我给你的笔记吗?”吃过晚饭,舒易辰把舒灏然拉到房间里给他辅导功课,结果常常一问三不知,显然白天没有看他的笔记。

“我看了,不过看不懂,你说给我听吧。”舒灏然总是这样毫无所谓地回答他,分明没有看,却说看不懂。

“我听说上学期期末,你挺用功的,考试成绩也是全年级第一,现在怎么又…”舒易辰像是略微疑惑,不过终究年纪还小,没有白萍那么厉害的伪装术,这一句明显带了试探。

“…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舒灏然故意顿了顿,略显得意地笑了笑,自顾自地玩着手里的铅笔橡皮。

“你告诉我,我就给你看样好东西~”舒易辰笑了笑,把手伸到书包里,摸出了一张四四方方的软盘。

“这是什么?”舒灏然故作好奇,心里当然清楚,这是游戏。

事情很顺利,比他想象中要顺利得多。孩子之间,只要有了共同的话题,就不怕会相处不下去。舒易辰想看他贪玩懒惰不求上进的样子,那他就做给他看好了,反正这方面他熟悉无比,手到擒来,毫无压力。

“好好,我说。”

“上次被绑架,我害怕极了,我怕爸爸不要我,因为他曾经说过,我再不好好学习,就不要我了。”

“所以,我被救回来之后,就很听话,因为没人要真的太可怕了!不过,前面落了太多,我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好学生,所以就让孙泽他们帮我偷了份试卷…”

“我害怕他们告发我,他们说不会,还会保护我,只要我给他们足够多的钱。”

并不是没有任何破绽,但因果总算符合逻辑。他要给自己前段时间的“优秀”编造一个合适的理由,而被绑架这个由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舒易辰默默地听他说,也不知道相信了多少,不过舒灏然一点也不在意他相信了多少,因为来日方长。

“后来就发生了枪击,我发现爸爸和爷爷比以前更宠我了,不会不要我的,所以…”

事实胜于雄辩,当他沉迷于游戏,彻底荒废学业之后,前面被打乱的节奏应该就顺理成章地恢复了。而他要努力做的,就是在这些荒唐的表面之下,孜孜不倦地从头学起,从最简单地学起,甚至包括小学、初中和高中的知识,一样都不能错过,神不知鬼不觉地强大起来。

深夜帮嫂子按摩,这次她竟一丝不挂 【点击看全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