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正文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主角卫映彤宁瑾)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上你了!免费试读
  • 2019-10-22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墨染曦
  • 阅读人数:460

东西双后:丑女人,朕看了! 第十一章 赌的如意 免费试读

虽然卫夫人宁愿丢脸也不想给沐氏名分,但卫相却不能接受。

“也好。”卫相沉吟片刻后说道,“沐夫人入府多年,育女有功,即日起…”

“等等。”卫夫人猛的站起身来,厉声打断道,“沐氏出身低贱,在相府中只能为妾!”

“夫人说的是哪里话。”卫映彤所有的隐忍一扫而空,“常言道母凭子贵,映彤虽说不是男儿身,但身为皇后,生母低贱得连一个名分都不配有么?您这究竟是瞧不起我,还是瞧不起当朝皇上!”

“母亲在府中服侍父亲多年,如今年纪大了,却吃不饱穿不暖,终日受人白眼,日子过得比下人还不如…”卫映彤说着,先前母亲院落中破财的景象如同幻灯片般在她脑海中闪灭,她越说情绪越是激动,声音尖利。

卫夫人心中一惊,顾不得再与卫映彤争吵,连忙转头向宁瑾请罪,“皇上,民妇绝没有这个意思,您千万别听映彤这丫头胡说。”

“无妨。”宁瑾冷眼旁观,并不表态,只是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圣心难测。

“即日起沐氏便是卫府中的侧室二夫人,不再为妾。”卫相终于找到时机开口,一锤定音。

卫夫人还要说什么,却正对上卫相警告的目光,顿时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卫映彤得偿所愿,俯身行了一礼,“女儿谢过父亲。”

她转过身,望了望一直没有表态的宁瑾,轻声说道,“妾身今日惊扰皇上,请皇上恕罪。”今日宁瑾没有厉声呵斥或是命人将她赶出去,已经令她十分意外了。

宁瑾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卫映彤举步出门。

目的已经达到,她没有心情坐在前厅和他们多说半句话,只想快些回到后院去看望母亲。

“卫映彤你给我站住。”没有多远,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怒气冲冲的,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卫映彤转过身,见卫夫人步履匆匆的跟了出来,面色狠厉。

“夫人还有什么指教么?”卫映彤早知卫夫人不会善罢甘休,波澜不惊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卫夫人深吸了一口气,站得离卫映彤近几分,声音沉了下去,“你是存心让我丢脸!”

“夫人此言差矣。”卫映彤唇边笑容清浅,“今日我说的可有一句假话?可有一句言过其实?可有一句冤枉了夫人?”

“你这丫头别不识好歹。”卫夫人声音一窒,此事上她的确理亏,硬撑着底气说道,“你母亲出身低贱还勾引别家男人,若非我手下留情,此时她哪里还有命在!”

卫映彤冷哼一声,袍袖一抖,“夫人这话说的真是亏心。”她歪了歪头,语气之中尽是嘲弄,“你忍气吞声手下留情,还不是因为自己的肚子不争气,生不出貌美如花的女儿?”

卫映彤入宫本就是一场交易,卫夫人以沐氏的性命相逼,换卫映彤帮卫珍珠稳固圣宠。

若非是卫珍珠实在相貌丑陋无可救药,相府中早就没有沐氏母女的位置,卫夫人想要她们的性命,有很多种方法。

卫映彤依旧没有半点退缩之意,“敬酒不吃?夫人您当初答应,只要我乖乖入宫,我娘亲就可以在府中有立足之地,可是今日我亲眼所见,您违约了。”

卫夫人梗着脖子道,“那又如何?你若是敢再做什么出格之事,你一离开府邸我就让亲好看!”

卫映彤闻言一声轻笑,“夫人,您恐怕不太了解皇上。”

卫夫人神情一变。

“今日我当着他的面说出那些话,他虽不,但…你可以猜猜看他有没有听进心里。”卫映彤向前凑了凑,贴在夫人耳边说道,一字一顿,“你猜他会不会派人暗中查访?”

卫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这些事情宁瑾就算知道也不会昭告天下治相府的罪,但若是宁瑾知道卫珍珠的母族就是个这样善妒的妇人,对卫珍珠的好印象必定削减许多。

很多事情她都可以有恃无恐,唯独对于女儿好不容易才得来的宠爱,她冒不起这个险。

卫映彤看她神情变化就知道自己的话她已经听进去了。

她直起身子,满意的举步离开。

回到后院时,下人们已经将沐夫人接了出来,正要将她安顿到新的住处。

“娘娘,您回来了。”令歌兴冲冲的迎上来,“刚刚有人传来老爷的话,说夫人以后就是相府侧室,名正言顺的主子,再也不是妾室了!”

“娘娘,老爷让小的们将夫人安置在清辉阁,您要一同前往么?”一名下人行了一礼,开口说道。

清辉阁是府中数一数二的建筑,与大夫人的住处相比也差不了几分。

“父亲为了不在皇上面前丢脸,还真是下了心思,动作真快。”卫映彤的声音中带着嘲弄。

下人讪笑着不语。

卫映彤走上前去扶住沐夫人,“娘亲,以后您就有好日子过了。”

“彤儿。”沐夫人浑浊的眼睛里流淌出大滴大滴的泪水,“辛苦你了。”

卫映彤鼻尖一酸,“这有什么辛苦的。”说罢,她亲手扶着沐夫人向清辉阁走去。

相府。

宁瑾在与卫相闲聊半晌后提前回宫,卫珍珠回到卫夫人房中,面色阴沉的说道,“母亲,今日究竟是怎么回事?”

卫夫人叹了一口气,恨恨的说道,“这个死丫头,竟非挑着今日在皇上面前开口!”

卫珍珠将头上的钗环一一摘了下来,伸手揉着自己有些酸痛的脖颈。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