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正文
《依媒世界与修复姬》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 2019-05-1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皓雪殇
  • 阅读人数:642

依媒世界与修复姬 第十四章 我不会就这么轻易地狗带嗯哼! 免费试读

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失去了耳朵的台灯,失去了窗户的板凳。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昏暗,我被这个世界(TA)所遗弃,被他人(那家伙)所厌恶,整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断地逃,却又不断地被发现,我不能就这样死去,因为我还有没有完成的任务,我究竟…—**

“喂!喂!胡柏易!快醒醒!”

处于之中的柏易,似乎听见自己的耳边传来了呼喊自己名字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感觉就像是中年大叔一般雄厚的嗓音,仔细地去听,又让人产生了其实是中年大婶发出的催促声,柏易艰难地睁开了他那沉重的双眼。

如同惯例一般,眼前是自己所不知道的纯白的天花板,柏易坐起身,发现自己不知从何时起就被安放在这个类似于病房一般的地方,而自己,则被安放在这个房间里唯一的一个床上。

虽说是像病房,可是这个房间并不能见到任何医疗器械和医护人员,甚至还没有其他任何器具,仅有的物件,也许就只是柏易所躺着的这张床,以及床边上,那个外表看上去即为普通的银白色床头柜。

柏易将自己身上盖着的棉被掀开,发现自己的身上正穿着蓝白条纹相间的病号服,之前明明已经断掉的右腿,此刻也好好地长在自己的身上,并且自己也能很好地控制它,之前腿断掉时的感觉以及浑身的痛觉,就仿佛是骗人一般。

柏易离开了病床,开始环视起四周,就像刚才一样,还是这个四四方方的洁白的房间,一个病床,一个床头柜,然而,自己为什么想当然地就认为这里是病房呢?这里明明就没有什么标志物表示这里是一间病房。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心理暗示?”

柏易自我安慰到,他认为,自己在受重伤之后一定会在病房里醒来是一般常识,自己一定是走进这个思维惯性里了。

病床的右边是一扇窗,左边,是一道门。

柏易走到了窗边,这个窗户,是那么的简单朴素,说白了,就仅仅是个窗户而已,呈正方形,窗户边框为木质的,做工稍显粗糙,有的地方甚至还没有被打磨光滑。

远眺窗外,是柏易所不认识的城镇,几栋低矮的楼房掩映在高大的树木丛之中,远方能够看见一些高架桥,比较诡异的是,那本该严重堵车的高架桥,此刻却并没有一辆车从上面通过,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把高架桥的入口给封闭了吧,柏易在心中这样推测到。除此之外,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物了,再远处感觉像是街道的地方,也被房屋给挡住,并不是看得很清楚。柏易尝试将窗户推开,可是窗户就像是和周围的环境连在了一起一般,纹丝不动。

柏易回过头去,与窗户正对着的,是一扇极其普通的棕色木门,不明原因地让人感到极其违和。柏易一步一步地走近了这扇有些老旧的木门,上面的花纹也同窗户一样简朴,并无什么设计出彩之处,门的正中心,这有一个银白色的铁制门把手,而且看上去,也稍有些锈蚀。

“这应该是…门…吧…”

柏易对这个连往哪里开都不知道的门感到奇怪,但他还是不假思索地去轻轻拧了拧这奇怪的门把手,然而,就仿佛预料中一般,门并未打开,门把在被放开之后,立即回复了原位。

“打不开啊…我可不是蠢的。”

柏易再次去尝试拧门把手,这次就不再是轻轻地拧了,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将门把手拧了下来…

“我K!这也行?”

刚刚还给人感觉就是这个门的开关的门把手,此刻看上去又像是直接粘上去一般,门上也不像是曾经安装过或是粘上过门把手一般,原本的连接处此刻看上去毫无异样。

“不带这样玩的啊!”

愤怒的柏易转过身去,直接就将拆下的门把手往窗户扔去,金属制门把手就这样撞在窗玻璃之上,发出一声闷响,之后落在了地上。窗户玻璃也并未有任何被损坏的迹象。

“切,真没用。”柏易此刻又开始考虑其他的出路,可是又陷入了思考困境之中,他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思考什么的还是不适合于我啊。”

柏易闭上眼,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让掌心面对那扇有些破旧的木门,集中起他的精神,开始想象自己的体内的依媒力往自己的掌心上集中,努力回忆自己第一次放出依媒力攻击的感觉,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的掌心中什么也没有,在外人看上去,柏易的此刻的动作就好似中二少年一般。

一阵沉默之后,柏易终于爆发了,“气死偶勒!”

他抬起右脚,狠狠地向那扇木门踹了上去,反正现在在这种诡异的状况下也不用去担心什么赔偿的问题。这可能也是打开没有把手的门的方法之一吧,虽然还有在房间里再找找其他线索的选项就是了…

柏易每踹一次门,就会听见仿佛有什么东西断掉的声音,于是他更加坚定了自己举动的正确性,开始加快了自己踹门的速度。

在第三十六次撞击之后,这扇破旧的木门成功了被柏易踹毁,整个门从二分之一的地方断开的样子,非常惨不忍睹。在等因门倒下而激起的灰尘散尽之后,柏易终于成功地脱出了这个类似于病房的房间,接着迎接他的,便是一条普通至极的走廊。柏易站在走廊的正中央,左右环顾,发现了许多极为不对劲的地方。首先,这个走廊里并没有任何标志物,以及其他设施,甚至连瓷砖都没贴一块。对,不管怎样看,这个走廊都像是刚刚修好一般,不管是墙上,天花板上,还是地上,都是清一色的水泥色;其次,就是这个走廊的长度不同寻常,不管是左看还是右看,都无法找到它的尽头之处;最后,就是刚刚柏易所处的那个房间,此刻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那个理应当是一个方形开口的地方,此刻却仅仅同周围墙壁浑然一体,想再次回去探查一番也就做不到了。

对于这一切不可解释的现象,结论只有一个:

“难道,我还是处在我的脑内世界之中吗?”

1下一页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