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正文
《娘亲快跑,爹爹追来了》柳心眉慕容逸飞全文在线试读
  • 2019-05-14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雾雨靡
  • 阅读人数:161

娘亲快跑,爹爹追来了 第11章演技 免费试读

文若若在柳心眉的院子等得实在不耐烦了,派人带那一对儿母子回来,有那么难吗?

刚刚站起身子,连莺儿就走了过来:“文姐姐,咱们王府的名声不能就这么叫他们给毁了,等一下,您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您好心体恤他们,给他们吃给他们住,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跑到府外讨饭去了。您说,这是寒碜谁呢?”

“就是,王妃娘娘,这阖府上下的,谁不赞扬您恩高德广啊?他们这么做,可还有一点儿良心?”连星儿半边脸高高肿起,今天若不看着他们母子被打得满地乱爬,心里这口气就出不来。

“这是说的什么话?再怎么着,她也是王爷的正室,我哪里有资格责罚她啊?”文若若虽然嘴上说的义正言辞,但是眉梢眼角的却有藏也藏不住的笑意。

柳心眉,你是有多不得人心?不仅王爷不待见你,就是这些没有谁盼着你好哩!原以为你醒转来会变得聪明些,如今看来还是那样的愚不可及。王爷是个把脸面看的极重的人,你们做出了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他还会绕过你们吗?王府门前乞讨,亏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怎么没有?文姐姐,这王府不一直都是您当家的吗?王爷都已经两年没踏进这里半步了,您如今想教训她,都是给她脸了。”连莺儿笑着,呵呵,怎么还不回来,马上就有好戏看了呢!

“王爷,您请进。”柳叶儿紧走两步,给慕容逸宁打着帘子,一行人都走了进来。

王爷?他怎么来了?文若若和连莺儿交换了一下眼色,都规规矩矩的垂手侍立。

“四皇叔,谢谢您。就放在我的床上吧!”超凡欢快的说道。

成王?怎么会是他?

“王爷,请坐。”柳心眉让了座。

多谢王妃嫂嫂。慕容逸宁坐了下来。

“见过成王。”文若若和连莺儿过来见礼。

“哦,原来是文侧妃、连侧妃,二位不必多礼。”慕容逸宁只是摆摆手,依旧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

二人都暗里咬了咬牙,这分明是没把她们放在眼里嘛,如今这府里谁还知道有柳心眉这个正妃呢?

“文侧妃,你看,我找来了这许多银钱,这些都没有动用公中的钱,我们吃什么穿什么,你就不会阻拦了吧?”柳心眉得意的问。

“王妃姐姐,这话委实的冤枉了我。我连这府里的下人都不曾亏待过。”文若若眼里泛起了雾气。

哼,演技不错嘛!柳心眉翻着眼睛说道:“是啊,我们母子过的连个下人都不如,自然是不怕亏待的了。”

“姐姐,可不能这么说啊,文姐姐打理王府,可一直是尽心尽力的,这阖府上下的,谁不夸她调度有方,有条有理啊?多少人都说,只有文姐姐才有当家主母的气度呢。”连莺儿瞪着眼睛说道。

“有那个气度又怎么样?还不是妾室的命?”柳心眉不客气的说道。

“你?”文若若的脸色连着变了几变,这个女人真是命大啊,怎么就没摔死他?

“柳心眉,你这个。竟敢出去丢安王府的脸,还不过来给文姐姐叩头赔罪!文姐姐,请了家法出来,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王府是个有规矩的地方。”连莺儿尖声叫着,扑过去就打柳心眉的脸。刚才那一句“妾室”可是连她都骂进去了啊!

“这是哪个府里的规矩?侧妃敢治正妃的罪?”随着一声冷喝,连莺儿被搡了回来,站立不稳,一坐在了地上。

慕容逸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挡在柳心眉的身前。

“你?”连莺儿呆住了,她没想到慕容逸宁会出手护着柳心眉这个。

“成王见笑了,您都看见了,这些人口口声声说的是规矩,其实谁又把规矩放在眼里了?您得作证,这些银子还有金子的来路都是清清白白的,谁也不能抢了去!”这个男人给她的好感越来越强烈了。

“还不扶连妃起来?”文若若喝命左右的丫鬟。

有人一左一右的搀起了连莺儿。

“王妃姐姐,虽然您的名分比妹妹高,但是王爷既然让妹妹打理王府,任何人都是要遵守规矩的。您说是吗?”文若若也沉了脸。

“妹妹说的是。”柳心眉笑吟吟的说,呵呵,这王府还有规矩啊?

“那么你可知罪哦?”她冷冷的。

柳心眉摇摇头,她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纵容世子外出乞讨,令王府失了颜面,这是其一;其二嘛,大家都是王爷的人,彼此间总要顾着一些颜面。如今王爷命本妃打理王府,你怎么可以擅自动手呢?”文若若直视着她。

“文侧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我可是先礼后兵,我跟你提过要求的,希望你改善我们母子的生活条件,你当时不是一口回绝了吗?丢了王府的脸?那能够怪谁啊?你若是处事公道,我们母子怎么会如此狼狈?你口蜜腹剑的,克扣了我们母子的月钱,还不许我自己寻个出路吗?我丢王府的脸是还不是你逼的啊?若说有罪,你还真是罪不可恕啊!”柳心眉一张利嘴十分厉害,说的文若若无言以对。

“还有啊,大家都看到了,是连莺儿先辱骂我的,还泼妇似的扑过来要打人。我对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啊!文若若,你是瞎了吗?推她的人是成王啊,他看不过去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关我什么事儿啊?一个侧妃,不过是个妾室,都要爬到我的头上来了。这王府,你打理的可真好啊!”柳心眉双手叉腰,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容。这颠倒黑白的功夫,文若若倒是炉火纯青啊!

文若若脸色连变了几变,都说这柳心眉醒转来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现在她有些信了。

柳心眉站在那里,布衣木钗的,可是眉眼间却多了过去从不曾有过的凌厉。那高高在上的气势,压得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