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  > 正文
《神医弃女》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叶凌月帝莘小说阅读
  • 2019-07-11
  • 来源:互联网
  • 编辑:终遇你
  • 阅读人数:310

神医弃女 第2章 神秘黑鼎 免费试读

鼎钻入体内的一瞬,手心像是被小蛇咬了一口。

等到叶凌月回过神来,眼前那口股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叶凌月再看自己的手心,发现手上,多了个小小的鼎印。

鼎印只有指甲盖大小,和大鼎长得一模一样。

古鼎钻入叶凌月的身子后,如胎记般长在了掌心里,任凭她怎么擦拭,都擦不掉。

太多的疑惑,叶凌月一时也理不清楚,她决定先返回住处。

离开了祠堂后,借着身体的惯Xing,叶凌月往了祠堂后面的院落走去。

叶家北庄,包括祠堂和后院两部分。

叶凌月和她的娘亲以及一名老奴多年来就住在后院,靠着微薄的月俸为生。

前方,出现了几间低矮的房子,看模样是柴房改造成的。

房前养着几头鸡和一片碧油油的菜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这里就是叶凌月居住的地方。

“小小姐,你回来了。”一名满脸都是褶子的老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她嘴里不停地咳嗽着,见了叶凌月,欢喜着迎上前来。

这名老妇人就是娘亲的忠仆,刘妈。

这些年来,一直是刘妈照顾叶家母女俩的饮食起居。

“刘妈,你的身子还没好,怎么起来了?”叶凌月记得,平日都是刘妈负责打扫祠堂的。

近来,刘妈害了病,“傻女叶凌月”不愿意让她再Cao劳,才坚持着要替刘妈去祠堂打扫,这才撞上了王贵那伙人,被活活打死了。

很是随意一声问候,落在了刘***耳里,恍如惊雷落地,她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小小姐,你不傻了?”刘妈激动地一把抓住了叶凌月的手,上下端详着。

叶凌月的眼底,一片清明,已然和正常人无异。

刘妈喜极而泣,抱着叶凌月,哭了起来。

“刘妈,别哭了,外面风大,先进屋。”叶凌月心中感慨,傻有傻女的好处,至少这会儿装失忆,没有人会怀疑。

回了房内,刘妈见叶凌月一身的脏兮兮,忙端来了热水,让叶凌月梳洗了一番,又连忙去准备饭菜去了。

趁着刘妈不在的空档,叶凌月四下打量了起来。

主仆三人栖身的房子不大,里面只摆放了几样粗陋的家具,一张饭桌,几条长凳,桌子旁有面镜子。

她走上前去,镜子里倒映出了“叶凌月”的模样。

那是张稚气未脱的脸,虽然面黄肌瘦了点,但眸如新月,睫毛又翘又长,五官很是精致,倒是个天生的小美人胚子。

放下了镜子,叶凌月瞥到桌脚下垫着两本书,她随手拿起了书,书封上写着《大夏志》《武者入门》

这两本书,很久没人翻阅了,上面积了厚厚的灰尘。

拿起了书籍,翻了翻,叶凌月对身处的世界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她在一个叫做大夏国的国家里,大夏国内有众多郡府,叶家所在的秋枫镇位于大夏的最北端。

大夏境内,地势复杂,一些人烟罕至的山脉深谷里,出没着凶残的野兽。

在大夏,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世家子弟,十之八九都会习武,按照武者修炼程度的不同,有炼体九重、后天和先天之分。

武者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武者体内的丹田里,会聚集一股内力,那股内力就是元力。

元力?

叶凌月微微一愣,她能感觉到,她的丹田内,有一股微弱的气在窜动。

难道说,小傻是名武者,丹田内有元力,这和书上说的炼体第一重很相似。

“小小姐,你拿着垫桌脚的书干什么。”正想着,刘妈好奇的声音,打断了叶凌月。

“刘妈,我早前有没有学过武?”叶凌月放下了书。

她可以肯定,丹田内那股气虽然微弱,但就是武者入门里所说的元力。

“你小时候,跟着小姐学过几个招式。”刘妈摆好了碗筷。

几个招式,就能炼出元力来,难道说这具身子的前身不是个傻女,反倒是个练武天才?

叶凌月纳闷着,再看了看桌上,一碗糙米加一盘干巴巴的青菜。

“咱家平日就吃这些?”难怪叶凌月这身子又瘦又小。

“小小姐,我们没钱了,王管家父子俩克扣了北庄的月俸。”刘妈叹着气。

王管家就是王贵的爹,是叶家负责北庄的管事。

叶家母女俩在叶家很不受宠,连一些下人都欺负她们,克扣月俸。

“月俸的事,娘都不管?”叶凌月的娘亲是叶家家主的三女,堂堂叶家三小姐,怎么会这般不受重视。

砰—

门被一脚踹开了,一个少年在几名奴才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着走了进来。

“管了又能怎样,傻女就是傻女,你还真以为还是当年那个万众瞩目的叶家天才?她如今就个,谁会管一个的死活。”华衣少年鼻孔朝天,长得跟头小牛犊子似的,说不出的嚣张。

这名气势汹汹闯进门来的少年,是叶凌月的表哥叶青。

王贵等人打“死”了叶凌月后,心里后怕,忙找了自家的主子来善后。

叶青在祠堂找了一圈,没看到叶凌月的尸体,就知道她还没死。

叶青到了后院,刚好就听到了叶凌月和刘***说话声,想不到傻女非但没死,撞破了脑袋后,反倒变机灵了。

“六小少爷,你怎么能这么说三小姐,她可是你的亲姑姑。”刘妈见了叶青这伙人的样子,知道来者不善,忙将自家小小姐护在了身后。

“什么姑姑不姑姑,凭她也配?她不过是一个被人休弃的,丢尽了叶家的脸。”叶青呸了一口。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叶凌月目光冰冷如铁,她的体内,那一股新生的元力因为愤怒,蠢蠢欲动。

“再说一百次都可以。傻女,我告诉你,因为其他女人,被你爹赶出家门,还打成了重伤,丢尽了叶家的脸面。你们俩都是没人要的大小**,厚脸皮赖在叶家白吃白住。”叶青和那一群奴才都大笑了起来。

这些话,叶青等人,每每欺负“叶凌月”时,都会说上一次。

那时候的“叶凌月”听后,只知道一边哭一边求饶,可是今日一切都不同了。

叶凌月的心底,恨意如火山爆发般冲了出来,这恨意,已经深藏了十三年。

叶凌月推开了刘妈,脚下一蹴,暴掠向了叶青。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